极度心寒-美国阿拉斯加梦魇之旅 --恐懼鳥 scary bird

:bubble_funny:
繁体机器翻译至简体,语法上可能有点问题,可以前往Facebook查看原作者内容
作者: 恐懼鳥 SCARY BIRD
Facebook


極度心寒-美國阿拉斯加夢魘之旅

2014年6月1日,房东Anna Haave终于按捺不住拨打911报警。

Anna Haave是美国阿拉斯加小城镇Kenai的一个小地主,在镇内拥有数十栋小物业,并依靠把它们放租出去为生。要在这个被数座雪山包围的小城镇管理物业并不是特别困难的工作,因为租客都是相处了数十年的老脸孔,而这些脸孔的数目绝对不会超过七千张。除了偶尔遇上那些"被撒旦诱惑而误入歧途(按照区内牧师的说法)"的毒虫租客外,基本上所有租客都是斯文有礼、准时交租的文明人。

所以当Rebecca一家四口逾期交租时,Anna Haave显得额外忧心忡忡。

其实Rebecca、她的男友和两个女儿(6岁和3岁)早已失踪了十多天,但大部分同层的租客都以为他们去了露营,所以没有过分忧心。毕竟生活在这个只有雪山和大湖的国度,亲亲大自然是一项平常得很的家庭活动。

但当事件触动到Anna Haave时,她却觉得事不寻常。因为Rebecca一向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妈妈。据照惯例,如果她预计到自己要迟交租,一定会尽早通知Anna⋯⋯除非她们遇上什么不测,或者更糟糕的事情⋯⋯所以Anna在得悉事件后不久,便叫警察前往Rebecca租往的房子搜索。

当警察来到这座四层式公寓的顶层,爆门进入Rebecca的房间时,眼前的景象顿时让他们坠入五里雾中,摸不着头脑。 Rebecca家中的财物、车辆、狗只和户外用品都一一放在屋子内,原封不动,完全不似外出游玩,也没有打斗抢劫的痕迹。 (注:阿拉斯亚几乎没有公共交通,出外必须用车)最扑朔迷离的是,餐桌上竟然准备了四人份量的早餐,仿佛Rebecca一家在吃早餐途中突然受到神秘力量感召,而匆匆跑出房子,去了未知的地方。

由于事件过于奇异,FBI不久便介入调查,派出多队搜索队,出动数台直升机和警犬在附近数十公里的树林搜索,同时亦都翻查城镇的闭路电视记录,但始终毫无收获。

整件事件的高潮是,一年后,Rebecca一家四口和狗只的尸体竟然在一条当眼小径旁边被发现。更加让人吃惊的是,小径的位置离Rebecca家不足两公里。对于为什么FBI搜索队当初没有发现她们的尸体,她们究竟是被谁人杀害,还有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家中,这一年内又去了什么地方,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然而在阿拉斯加这片被阴影笼罩的神秘国度,Rebecca的失踪谜团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0_1463828096077_13087540_504638116396832_8844015037777992768_n.jpg

大家相信缘份这回事吗?

老实说,小编一向不太相信缘份这些东西,偏好认为混乱和随机才是命运的主宰。但有时候那些发生在我们生命的事情,往往让我们不禁有种「会否那么巧合啊?」的想法,例如小编今次的阿拉斯加之旅。

其实去阿拉斯加(Alaska)从不在小编计划之内,小编有考虑过夏天到南美看古文明遗址,也有想过去土库曼的地狱之火,但是阿拉斯加这地方几乎没在小编脑海浮现过。直到小编出发前两个月,小编的好朋友才突然通知小编说他在某摄影比赛赢了,而奖品是美国阿拉斯加机票。于是在还未搞懂阿拉斯加是什么鬼地方的情况

下,小编便和朋友在匆忙中办好美国签证后,登机出发前往这片神秘未知的冰天雪地。
出乎意料地,阿拉斯加是个很"恐惧鸟"的地方。

在2月28日至3月12日,小编和朋友在阿拉斯加展开两星期的冒险之旅。在这四年间,我们俩一起走过很多远比美国落后的地方,伊朗、西伯利亚、外蒙⋯⋯但我俩都不约而同认为阿拉斯加是我们去过最令人恐惧不安的地方,不安的情绪在旅程中一直像无数只隐形小虫般缠绕在我们身上,挥之不去,弄得我们坐立不安。

这种恐惧感从何而来?我们难以回答。阿拉斯加没有伊朗那些骇人的诱拐犯,也没有肯亚猖狂的贪污军人。是那天在我们头顶骤然降下的雪崩?或是那场在高速公路的车祸?不是,不是这些显而易见的事件。

小编在旅程中思索良久,最后发现阿拉斯加让人不安恐惧的不是单一事物,而是隐藏在生活每一角落的奇怪细节:那些高得耸入云霄的雪山、被白色山谷包围的小镇、人迹烟稀的城镇大街、满天横飞的乌鸦、站驻在商场门口的毒贩、像暴民般在大街奔跑的一群瘾君子、数目不寻常地高的残障人士、新崭但废弃在路边的车辆、黑暗无车的高速公路⋯⋯这些细节虽看似无害,但直觉上却感到有点不妥,仿佛是一条又一条线索,慢慢勾划出一个可怕的秘密,但这个可怕秘密又会是什么呢?
0_1463882606200_13063072_504638726396771_5701627919446414334_o.jpg
阿拉斯加嘉賓的摩天輪 (credited by john xxxxx)

直到某半夜上,有网友知道小编在阿拉斯加旅行后,留言说阿拉斯加发生过很多神秘失踪案,勾起了小编的兴趣。于是小编便趁着朋友呼呼大睡(那天朋友刚刚由当地医院出来),着手在网上翻查阿拉斯加多年来的失踪个案,希望发掘出埋藏在这片冰天雪地的秘密。
结果当然没有令小编失望。

0_1463882970347_13076781_504638173063493_6520985781304832072_n.jpg
這是阿拉斯加的晚上

「阿拉斯加的百慕達三角洲(Alaska’s Bermuda Triangle)」

阿拉斯加位于美国西太平洋沿海,夹在俄罗斯和加拿大之间。它是继夏威夷之后,第二个没有和美国大陆相连的州份。
0_1463884204577_13063458_504638636396780_2824552221782325336_o.png
阿拉斯加起初是俄罗斯殖民地,后来于1867年因政治问题,用大约每平方公里32元币卖给美国(此时大家可回想一下香港的地价),但由于阿拉斯加的气候环境实在太过恶劣,以至当初下决定的国务卿西华德(Seward)被美国人民嘲笑买了一块烂地。直到数十年后人们在这块「烂地」发现大量金矿和石油时,西华德才一洗前耻。

作为第49个州份,阿拉斯加亦都是全美国最大的州份,其面积为美国最小的22个州份的总和。纵使如此,阿拉斯加人只有寥寥60万,人口密度极端地稀疏。换句话说,大约每平方公里土地只有0.5个阿拉斯加人居住,为香港的人口密度0.0000833333333333倍。

但最令人心寒的事实是,辽阔的阿拉斯加同时间也是美国失踪人口最多的州分。

根据历史频道统计,由1988年至2016年1月,阿拉斯加已经发生了超过53000宗离奇失踪案,高峰期更可高达一年失踪4000人。

换句话说,平均每天就有5人失踪。

即是小编写这篇文章时已经有70多人不见了。

大家还需紧记这里5万宗失踪案是「离奇失踪」,即是没有明显动机,也没有任何线索。失踪人士不限年龄、不限职业,可以是独居老人、学生、游客、上班族、甚至一家大小⋯⋯全都在这个区区60万人的州份像溶雪般人间蒸发,从此音讯全无。

0_1463885148114_13055295_504639589730018_4642570648133593988_n.png
在众多失踪案中,最轰动全球的莫过于1972年的黑尔博格斯失踪案。黑尔·博格斯(Hale Boggs)是当时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House Majority Leader)。 1972年10月16日,黑尔乘坐Cessna 310由安克拉治(Anchorage)飞到朱诺(Juneau)进行选举拉票活动。当时机上的乘客还有众议员Nick Begich及其助理。

然而,他们的小型飞机最后却没法到达朱诺机场,在天空中离奇消失,从此再没人见过他们。控制塔没有收过任何来自Cessna 310的求救讯号。甚至当美军出动400架战机、20多艘船舰、无数陆军部队在整个阿拉斯加进行39天无间断搜索,仍然连机身残骸也没找到半分,连他们究竟如何失踪都毫无头绪。两名知名众议员从此成为阿拉斯加失踪悬案的一部分。

有人把多年来神秘失踪案的分布位置制成图表,惊恐地发现几乎所有失踪案都集中在以安克拉治、朱诺和巴罗组成的三角区域,所以又称「阿拉斯加的百慕达三角洲」 。据说这块三角洲要么是未被人类开发的雪地丛林、高得耸入云霄的白色山峰、就是用途不明的庞大军事基地,每一处地方各自埋藏住不同的秘密。
0_1463885635346_13094314_504639963063314_7538228269111708158_n.jpg
更加诡异的是,那三角洲常常有目击UFO报告,而且每份报告都异常地详细。例如1986年的「日本航空1628号事件」,当一艘日本客机波音747由巴黎飞往东京成田机场,途经阿拉斯加三角洲时,机上过百名乘客和机组人员集体目睹「前后三颗仿佛不受重力限制、闪耀强光的碟状不明飞行物在飞机四周左穿右插,快速地上下移动」。

日裔机长寺内谦寿更形容道那些飞船「比波音747大两倍,而且强光投射在脸上时感到非常灼热。」之后两年,在相同地区再有美国客机和战机目睹相同不明飞行物。

所以究竟是那样东西弄得人类在这块冰天雪地一个又一个离奇消失?森林里的神秘怪物?秘密政府的可怕实验?或是外星幽浮的掳人计划?

抑或三者皆是?
0_1463885722402_13087118_504641143063196_7605445840624766539_o.jpg
阿拉斯加的極光 (credited by john xxxxx)

「线索1: 阿拉斯加传说和古文明族裔」

继续讨论下去之前,让我们再谈谈缘份这回事。

小编在文章开首时说过自己和阿拉斯加很有“缘份“。除了刚才提及的恐怖环境外,真正让小编对阿拉斯加产生亲切感的是扎根在这里数千年的古老文化:「乌鸦和说故事的人」

阿拉斯加是多元种族地区,北美土著占总人口接近20%。有别于印弟安人,这批原住民是在数万年前经由白令桥由亚洲来到阿拉斯加,所以他们保留了亚洲人的五官轮廓。阿拉斯加的恶劣气候和险峻山脉很快便把这批来自亚洲的新移民分隔开来,各自孕育出不同的文化,分裂成七大种族、十八多个部落、二十多种方言(这还只是官方认可的数字)。纵使种族之间的文化天差地别,唯独一种文化却贯穿整个阿拉斯加,那就是「说故事文化」。

相比起很多种族,阿拉斯加人异常地重视说故事文化。对于阿拉斯加人来说,说故事的人不是散播传说的胡闹戏子,他们担负起整个族群的道德教育、文化传承,背负住每个传说中的「圣性」。

想成为说故事的年轻人,必须找到一名合资格的师父,接受历时数年的指导。在旧时,所有阿拉斯加的传说绝不能以书写形式记录,必需口头相传。接受试练的年轻人需背诵所有传说,之后再反覆在师父前演讲,学习演讲的节奏。说故事的人有权修改传说内容,唯独传说的"核心内容"绝不修改。

当修炼完成后,那名年轻人方可离开师父,在群众面前说故事,用疑幻疑真的传说感染群众,为安逸的人带来警语,为痛苦的人带来希望。而在这名满怀热诚的年轻人讲述的故事里,你知道最常出现的角色会是什么?
答案是:「乌鸦」,亦即是恐惧鸟的象征动物。
0_1463886083054_13083373_504644606396183_5394053197314353291_n.jpg
比起很多地区的传说,乌鸦不单是阿拉斯加传说最常出现的角色,而且它的定位也是非常奇特。乌鸦是世界的创造神,同时也是恶作剧之神,受收阿拉斯加人敬拜。根据传说,混沌初开,乌鸦只身由其他诸神偷来光和水,为人类带来温暖和希望。同一时间,乌鸦却喜欢用各种恶作剧和谎言去愚弄人类,使他们受苦和坠入恐惧。

但不论乌鸦是好意或恶意,在故事中它总是最后都帮助了故事的人类主人翁,成为一个阴晴不定,忽明忽暗的乌鸦神。

小编事情没有接触过阿拉斯加的传说,刚才的资料也是在飞机上阅读时看回来,甚至当初选择乌鸦作小编写作象征动物时也是随心,岂料一次旅行竟然发现恐惧鸟的「故土」,那未免太有缘了吧。

好吧,现在让这只乌鸦带大家看一下居住在阿拉斯加的恐怖生物们。

宏观世界各地传说,大多数妖兽都以「独行式」为主。它们要么有独立神话背景,只此一只,例如日本的雪女、英国的无头骑士;要么虽然可以多只存在,却以单只或数只出现在人类面前,例如西方吸血鬼、中国的黄鼠狼精。但是像我们人类般有完整的社会和部落,又称为「种群式」妖兽,只占很少数,甚至完全没有。

然而,阿拉斯加传说却很奇特,独行式妖兽不是主流。相反在阿拉斯加人的世界观,人类只不过是「其中一种有智慧的生物」罢了。无论丛林的尽头、雪山的背后、或是大海的深处均居住了不同的「类人类族群」。那些类人类族群千奇百怪,有的天性邪恶,以人类为食粮,有的却愚笨朴素,偶尔到人类村庄买卖。以下便简单介绍了数种在阿拉斯加常见类人类:

0_1463886553114_13051702_504640849729892_6714702875993354931_n.jpg
「拐子海妖(Qualupalik)」:拐子海妖是一只皮肤呈深绿色、长满鳞片,留着长发的海底人。传说它们来至某海底文明。海妖很喜欢人类小孩,不时会成群结队涌到岸边,用布袋掳走在玩水的小孩,带到它们海底里的家。没人知道那些被掳走的小孩下场如何,有人说海妖会吃掉他们,也有人说他们会被同化成海妖。

0_1463886691374_13051661_504640896396554_3602246651676073690_n.jpg
「犬人(Adlet)」:传说在古时一名往在海岛上的妇人用不纯的方法向神灵祈求孩子,神灵为了愚弄妇人,于是使她诞下了十个畸胎。当中首五只是狗,之后五只为半人半狗的畸形生物,有人类的五官但犬畜的四肢。人们称呼那些半人犬兽为Adlet。
妇人为了逃避家人的追杀,于是带同孩子走到阿拉斯加大陆,隐居在深山,繁殖更多的Adlet。如是者数百年后,Adlet已经成为一支数目众多的部落。它们身手灵敏,但防卫心极强,对人类充满恨意,会凶狠地咬噬路过的人类。纵使如此,阿拉斯加人仍然以猎杀它们为乐。

0_1463886905377_13096150_504640936396550_1993032633704129682_n.jpg
愚巨人(Tornit)」:据说阿拉斯加人祖先来到阿拉斯加大陆时,第一批遇到的类人类就是愚巨人。古时阿拉斯加人对愚巨人的描述,和现代人对大脚八的描述非常相似,于是有人认为它们其实是同一种生物。
愚巨人和阿拉斯加土著共存了好几千年,两个种族会共享用地,一起狩猎。但随着后来人类发展得愈来愈发达,制造出各种器具如皮艇等,但愚巨人仍然过住原始野蛮的生活,两个种族开始渐行渐远。最后因为一次狩猎,愚笨的巨人们不小心弄坏了人类的器具,人类一怒之下杀了一只愚巨人。愚巨人们惊恐万分,于是当天晚携老扶幼逃到深山。自此之后,愚巨人再没有在人类面前真正出现过,但愈来愈多猎人失踪事件发生。人们相信这是愚巨人对人类的一种报复。

大家看过以上的传说生物后有什么感想?察觉到有一种"很外星人"的味道吗?

作为一个写作人,小编对“构成故事的元素”很敏感,所以当初看完怪物的简介后,「它们是否外星人,或外星人制造出来的生物?」这一想法很快便在脑海浮现。诸如海底的城市、人兽混合体、人类以外的种族⋯⋯这些元素都不似寻常出现在古代神话的故事设定,反倒像外星人传说的"元素”,例如道西事件的被外星人改造成乳牛般的女人,居住在地底的蜥蜴人。

可能以上的论述未必说服到你,但接下来为大家介绍的神秘生物无论设定或是行为都“很外星人”。它甚至被认为是阿拉斯加所有离奇失踪案的真正凶手。它的古名叫Kushtaka,又可译作「海獭人(otterman)」
0_1463887355888_13062301_504643946396249_1495652631558622468_n.jpg
关于海獭人的传说记载,实在多不胜数。传说它是一种可以随意改变外形的可怕生物,喜欢化身成人的外貌来迷惑受害者。但只要一听到狗叫声,海獭人便会立刻露出真身,展露出黑长的毛发,高大的身躯,和海獭般狡猾外貌。

虽然对海獭人的描述在不同版本故事也有略微转变,但某些设定却永远不变:1)它们在地球有已经数千万年历史2) 它们智力不下于人类,懂制造工具来捕食物3 )这里指的食物是人类的灵魂,它们很喜欢吞食人类的灵魂。

海獭人是每一个阿拉斯加人的梦魇。因为传说海獭人喜欢以人类的灵魂作食粮,偶尔也会吃人肉。最可怕的是,被吃掉灵魂的人类并不会立即死亡,而是被同化人海獭人,回家狩猎自己过去的亲人,所以Kushtaka在阿拉斯加又有「不能转生的人」的意思。更有传言说在1750年曾经有一条500人大型村庄被海獭人一夜灭村。由于传说实在太可怕,以致每一个阿拉斯加人出门时都会带上猎犬,来识别那些是人,那些是海獭人的伪装。
0_1463890847853_13055353_504644196396224_3075809136903523188_n.png
但如果你以为海獭人只是「古代传说」,那就真是太差了。
事实上,近代也发生过不少目击海獭人事件,有的甚至被一整群海獭人追赶,以下小编便拣选了其中两个比较恐布的案例。
第一宗案件发生在1900年,案件被记录在一篇手稿上。这篇手稿被喻为最可以证明海獭人真实存在的证据。手稿的主人叫Harry Colp,是一名淘金者。手稿是由Harry Colp的日记撕下来,但一直放在保险箱中,直到他过身后女儿在执拾遗物时才找到,手稿标题写着「说过最奇怪的故事(The Strangest Story Ever Told)」。以下是手稿的节录:

「⋯⋯第二天早上,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只带了一把猎枪上路。当我走到山脊时,看到两只松鸡。我开了两枪,成功捕捉了它们。我把一只放进背包,之后继续沿山脊往下爬,爬了大约一百码,山脊开始变得⋯⋯」

日记继续描写他沿山脊往下爬时的经历。在拾起死鸡后,他瞥见在远处有一大块石英石,认为附近非常有机会蕴藏金矿,于是四处找显眼的地标,好方便他稍后带同伴来。就在此时,Harry Colp遇上了他这辈子见过最可怕的生物⋯⋯

「⋯⋯⋯我转身环视围绕我四周的山峰,在我下方不远处是一个半月形的大湖,就像那些土著形容般。

各位兄弟,我就是在那个湖边经历了毕生最恐怖的事情。我希望上帝从来没有让我,之后亦都不会让我遇上相同的经历。由湖泊冲上山脊的是一群畸形呕心的怪物,那些怪物的外型既像人类又似猴子,或者是两者的混合体。它们没有任何性征,长长的黑色粗毛覆盖全身,只露出结痂的脚掌。它们每只都伸出长长的手臂,仿佛想把我碎尸万段。空气中回响着它们吼叫声,单是它们身上伤口飘散出的恶臭已经足以让我晕过去。

我拿起猎枪朝它们开枪,射倒最近我的那一只,之后把枪抛向它们,拔足狂奔。天啊,我究竟是如何逃出?我感觉到它们灼热的呼气喷在我耳边。我感觉到它们利爪状手指刨过我背脊。由他们身上溢出的臭味让我感得呕心,由他们口中吼出的叫声让我濒临发疯,理智早已抛得九霄云外。到最后我究竟是如何返回独木舟,和为何身上挂了块石英是已经记不得了。

当醒过来时,夜幕已经低垂,我躺在自己的独木舟上,在托马斯湾和苏霍伊岛间飘泊,寒冷和饥饿把我折磨得不似人形,最后几经辛苦才回到兰格尔。我知你们一定认为我要么扯谎要么发疯,但这里就是那块石英石,总之不要再让我听到托马斯湾这名字,并且明早立刻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

直到现在,这份手稿仍然存放在阿拉斯加中央图书馆。

另一宗案件则在不久前发生,虽然事发地点不在阿拉斯加,而是美国俄勒冈州的国家公园,但是其情节的惊吓程度不分伯仲:

案件发生在2001年冬天,一对父子驾驶一辆吉普车由爱达荷州波夕市前往俄勒冈州梅德福市,途经国家公园。那夜凌晨,那对父子为了节省旅费,于是把车子停泊在冰湖旁边,睡在车厢里。由于当晚天气虽没下雪,但仍然寒风凛冽,狂风呼啸怒吼,所以整个公园几乎只有他们一辆车,零零丁丁地停泊在停车场上。

睡到半夜,儿子突然尿急,于是拍醒父亲一起去放尿。毕竟这里是国家公园,没人知道附近可以埋伏了什么野生动物,两人同行始终比较安全,有个照应。

他们作梦也想不到埋伏在他们附近的不是什么野生动物,而是一群嗜血怪物。

父子两人在草丛小便完后,准备返回车厢时,惊恐地看见空旷的停车场突然多了十二个庞大的人影,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横过停车场。在模胧月光下,只见那十二只生物长着棕黑色长毛,身材异常强壮,双手长得软垂在膝盖两边,双眼反射住绿光,下颚微微长开,露出锋利的虎牙,外貌有点似海獭。

虽然那对父子当下不知道它们是什么生物,但根据常理,它们绝对不会是人类,也不会是你半夜在荒野上厕所时想遇上的生物。之后那对父子再动脑子想想,如果再根据常理,当你可以清晰地观察一只生物时,那只生物也可以清晰地观察你。

所以,那十二只海獭人很快便朝躲在草丛的两父子飞奔过来。它们边跑边挥动长长的双手,样子好不吓人。

两父子立即无命似的拔腿狂奔。他们不敢完全背对着那群奇怪的生物跑,只敢面向着他们跄踉地奔跑。那些海獭人跑得不算快,但粗长的脚腿为它们节省了不少步伐,迫近得两名男子嗅到由它们口中喷出的浓浓臭味。

幸运地,那对父子在离开车厢时没有关掉引擎,所以他们一挤进车厢便可马上开车走人,但那12个海獭人仍然穷追不舍,从后重重地拍打车身,发出轰轰巨响。在离开停车场转到高速公路时,其中2只海獭人跑到吉普车前方,父亲于是一口气踏尽油门,狠狠地践过两只海獭人的双脚,两只海獭人痛得仰天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无论如何,这对父子终究侥幸逃过一劫。

直到今时今日,阿拉斯加原住民仍然相信那些离奇失踪的人,都是被海獭人捉去"同化"。因为据说海獭人自身是不能繁殖。但那些后来迁到的白种人当然不相信这些古老传说,他们认为阿拉斯加失踪案的凶手另有其人⋯⋯

美国政府。

「线索2: 阴森诡异的美军基地」

3月10日晚上7时,小编和朋友终于驾车来到阿拉斯加一个颇有名的神秘小镇-「惠蒂尔(whittier)」
严格来说,惠蒂尔并不是一个小镇而是一栋大厦,一栋与世隔绝且怪异透顶的大厦。惠蒂尔位于阿拉斯加南部一个内湾,整个内湾被重重的雪山包围,形成一道惨白色的巨墙,只留一条小缝隙让船只进出。
0_1463892181372_13087150_504641926396451_7742297801749715096_o.jpg
如果想由陆路进入惠蒂尔,必须经由一道由美军管理的单向隧道。隧道两端均有道厚实的灰色闸门且有军人驻守,闸门每隔一个钟才打开一次,其余时间都是紧紧闭上。

隧道全长18.7公里,长度约为香港西隧的9倍,而且非常狭窄,沿途只有昏暗的街灯照明,使得驾驶时有种两旁岩石突然活过来不断挤压车身的错觉。

为什么去小镇的路要如此艰难,要有那么多美军驻守?

因为说穿了惠蒂尔的前身是一个秘密军事基地。

0_1463892314836_13063343_504641783063132_8983127828442718267_o.jpg
当小编和朋友驶离隧道,首先映入眼帘一栋黄白色的大厦,坐落在小镇的尽头。纵使我们到达时天色渐暗而且大雪纷飞,但14层楼层使大厦在工厂堆中仍然非常抢眼。
0_1463892457822_13064480_504642049729772_6561304944796525682_o.jpg
比傑塔內走廊 (credited by john xxxxx)

这栋大厦的真正名称叫「比杰塔(The Begich Tower)」,惠蒂尔200多名居民都生活在这栋不大不小的大厦内。大厦内部的结构并不如香港住宅般”正常”,每一道你认为只是住屋的扇门门背后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超级市场、邮局、警察局、酒店、球场,甚至是教堂,就像伊藤润二笔下的”无街之城市”重现人间般。

这是由于比杰塔当初兴建时根本不是为平民住宅而设计,或者应该说整个惠蒂尔都不是为美国平民而设计。比杰塔兴建于1953年,起初用作美国陆军总部,旁边的巴克纳大厦(Buckner Building)才是给军人居住。据说巴克纳大厦的内部结构比比杰塔还复杂,里头有戏院、保龄球场,甚至监牢。

究竟美军当初为何要在阿拉斯加角落兴建一个秘密军营?直到现在也没有明显答案。有人说惠蒂尔是某个神秘研究的大型实验场。也有人说在惠蒂尔居住的都是美国"最后的士兵",如果美国真的在当年冷战落败,这批士兵会作出最后反击。

但无论如何,1964年惠蒂尔发生了一场超级地震,相等于一层楼高的凶猛海啸和滚滚雪崩同时袭向比杰塔和巴克纳大厦。自此之后,美军便放弃在那里大部分项目,不久便把惠蒂尔改造成民用住宅。

纵使军事基地已经是很久前的事,但直到现在,惠蒂尔的居民仍然抱怨一头叫"惠蒂尔饿鬼"的神秘生物持续骚扰住他们的日常生活,例如由墙壁内传出诡异的呻吟声,快速闪现的黑影,食物也常常无故不见了。有人猜想惠蒂尔饿鬼可能是“美军留下来的东西“。

呃,还有一点忘记提大家,惠蒂尔位于阿拉斯加百慕达三角洲内。

事实上,阿拉斯加九大军事基地也是在百慕达三角洲范围内,更不用说那些声称报废的“军事废墟”。除了惠蒂尔,另一个恶名昭彰的军事设备"HAARP(高频主动式极光研究项目)”也设置在三角洲内。

0_1463892991263_13091907_504642369729740_1682818337588895907_n.jpg

相信熟悉阴谋论的朋友都不会对HAARP感到陌生。 HAARP是由美国空军和海军资助的一个科研项目。它位于阿拉斯加加科纳美(Gakona)军基地内,其主要仪器电离层研究设备(IRI)是一个由180条10米高的天线组成的银色矩阵,并由五台二百五十万瓦的发电机推动,以至于IRI有能力对大气电离层发射超过3.6兆瓦的世纪强波。

纵使美军一直坚称HAARP系统是研究修补臭氧层的方法和改善现有无线电技术,但阴谋论者却认为HAARP系统既然有足以撕裂大气层的力量,很难不沦落到用作军事武器,例如电磁武器。

更有理论说HAARP系统可以透过改变电场和磁场,在别的国家引起天然地震,2011年的日本福岛大地震也被认为是HAARP的杰作。更有人说长此下去,HAARP终能成为洗脑工具,透过低频波控制人脑思想或破坏思维,虽然小编一直对用电波精准控制思想抱持怀疑态度。

所以在这片白色三角洲究竟隐藏了多少美军秘密基地?那些秘密基地又埋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可怕计划?而这些计划又会不会是阿拉斯加高失踪率的主要凶手呢?

0_1463893174777_13119872_504642693063041_7493261786916541299_o.jpg
離開惠蒂爾時拍的 (credited by john xxxxx)

「当零碎的线索串连起来时⋯⋯」

大约在惠蒂尔之旅数天后,小编便和朋友起程回港。在飞机上,小编一边抚摸手上的伤口(那是因为每次小编朋友生气时,就会抓起小编的手来大口咬下去)一边思索阿拉斯加的种种。

在这篇文章,我们提过阿拉斯加各式各样的神秘事件:不计其数的离奇失踪案,接连不断的幽浮事件,捕食人类的古老种族,骇人听闻的军事基地⋯⋯全都发生在一块称为「阿拉斯加的百慕达三角洲」区域内,究竟它们之间有没有关联?

如果站在较现实角度分析,阿拉斯加众多离奇失踪案可归咎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由于邻近北极州,阿拉斯加气候的恶劣程度不亚于西伯利亚等极地地方。部分城镇可以长期被寒冬笼罩住,温度永远徘徊在负15度上下。暴风雪在片大地像骤雨般平常,溶雪引发的大规模雪崩也是司空见惯,更不用说那些突如其来的大地震。

再加上阿拉斯加是个“野生动物比人多”的地方,曾经有网民嘲讽说:「由下机那一刻开始,你便由食物链顶端跌了好几层。」事实上,野生动物袭击人类事件的确频频发生,袭击你的动物可以是棕熊、黑熊、驯鹿、麋鹿、狼群,每一种都足以致命。单是在两星期旅程,小编便遇上至少5个负伤的阿拉斯加居民都是野生动物害的。

所以那些失踪案会否都只是山难做成?这的确有机会。

但如果不是呢?

不知何时,一个疯狂的假设掠过小编心头。

如果阿拉斯加人的传说都是真的呢?会否的确有一批外表长得像水獭,却是远比人类古老的智慧生物居住在阿拉斯加,而狗人和愚巨人等传说生物都是水獭人由基因工程培育出来?那些水獭人又是否乘搭幽浮来到地球?地球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间实验室或是休憩地?如果水獭人没有真正在地球消失过,会否表示它们已经找到一个合作伙伴-美军呢?那些离奇失踪的人其实都是被水獭人抓走做实验,宛如科学家伸手进鼠笼,随机抓起一只白老鼠当实验品般呢?

小编没法证明以上那些疯狂的假设,所以它们永远都只是假设罢了。小编的职责极其量像阿拉斯加说故事的人般,尽力散播传说,藉由传说感染人心。至于失踪真相究竟如何,恐怕只能随失踪的人永远埋葬在这片白茫茫的诡异大地里。
0_1463893565214_13055033_504645756396068_460021178740157633_o.jpg

最后由 BlueBlue_Master 编辑

乌鸦不错:bubble_close_one_eye_lol:

荣誉管理员

慢慢看~

与 Set☆Fire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