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思想其实没有你想像般难洗脑 (2) 人民圣殿阴谋论 下篇

💔 你们啊,naive,不要总想着搞个大新闻
:bubble_funny: 虽然最近阿里丁丁,"硬生生" 搞出一个大新闻:bubble_spray:
填坑
虽然是转发文章,但是坑还是要填的
作者: 恐懼鳥 SCARY BIRD
Link: Facebook


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2)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下篇

「个人在历史的作用」一直是哲学家和历史学家多年来争辩不休的话题。有学派认为部分人注释历史时过分夸大某人物的作用,重心应放在历史的规律性上。反之,另一派人则认为可能普通人对历史影响力有限,但某些「杰出人物」则不然。

老实说,小编对这一领​​域真的不太熟悉,但作为喜欢看历史故事的读者和半个作家,小编留意到触发重大的历史事件的,不一定是什么杰出伟人。有时候是某名先前没有太多人注意的「小角色」,无意中做了看似寻常的事,之后却引起了轰天动地的历史大事出来。

在人民圣殿一事中,这位引爆史上最大规模集体自杀案的「小角色」叫里奥·瑞恩(Leo Ryan),一名名不经传的美国民主党众议员。

0_1460948698779_10363540_491152397745404_562882685252312205_n.jpg

里奥·瑞恩身亡时53岁,正值从政人士的壮年。由照片看来,里奥·瑞恩留着一把闪亮整齐的灰发,长了一双深邃的蓝眼睛,看似是一名充满魅力的政治人物。为什么这名前途无限的众议员会和邪教人民圣殿扯上关系呢?

对于这一问题,民间普遍流传两个说法。较官方的说法是因为里奥·瑞恩在众议会所代表的加州区,有不少往在该区的人民圣殿信徒的家属向里奥求救,希望他能帮手找回那些莫名其妙走到南美某小国的亲人。

也有人说里奥·瑞恩的行为是出于一己私欲,替朋友报仇。事源于他老朋友的儿子Bob Houston是人民圣殿前教徒。但当Houston某天向前妻透露自己有意离开人民圣殿后,他残缺不堪的尸首隔天便被人发现在荒废的火车箱,使得里奥·瑞恩和Houston家一直对吉姆怀恨在心

或者有时侯我们不应太看重某政治人物的动机有多"纯洁和高尚"。毕竟,人非圣贤,利己的行动是可理解的。我们应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实际上做了什么事,那些事又如何影响到我们。

所以在这里,无论是出于私欲或是公义,我们只需知道1978年11月14日,在不顾吉姆·琼斯的强烈反对下,雄赳赳的里奥带同他的助理、美国驻盖亚外交官察里·德怀尔(Richard Dwyer)、NBC新闻台拍摄队、旧金山纪事报记者、信徒家属一行18人浩浩荡荡乘坐飞机前往盖亚共和国的琼斯镇,去了解情况、去争取公义、去拯救亲人⋯⋯

去点燃这个积蓄己久的火药桶。

0_1460949033218_535147_491154141078563_766527283579898994_n.jpg

「燃点火药桶的男人」

相信有在大企业工作过的朋友都会知道接下来吉姆如何应对里奥的来访。

纵使吉姆打从心底不喜欢这名油头粉面的不速之客,但如果直接把他干掉好像不符合自身利益,至少暂时如此,唯有找个方法把他打发掉。毕竟,政客要的只不过是噱头和镁光灯,不对吗?

于是吉姆紧急传召所有干部,要他们动员镇内900多百信徒,准备一个「和谐且欢乐」的欢迎典礼。这里字面上所指的「和谐且欢乐」,在实际上操作只不过是把有异见、有危症、有残缺的人统统关起来,之后再强迫剩下来的人挂上假惺惺的笑容罢了。对于早己把900多名信徒完全洗脑的吉姆来说,这只不过是雕虫小技。

在里奥一行十八人到达琼斯镇当晚,吉姆为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无比的晚餐和一场精彩的舞踏表演。小孩和妇女在天幕广场上跳着苦练多日的舞步,男人则为里奥他们斟茶递水,回答nbc记者那些早已把答案背得滚瓜烂熟的问题,装作一幅在琼斯镇过得很快乐的模样。纵使里奥他们打从内心不相信这是琼斯镇的真貌,然而眼前的环境暂时看起来都无可挑剔。

但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久。
0_1460949305023_12804713_491154667745177_5849991740417446702_n.jpg

正当里奥欣赏跳舞表演时,一张神秘纸条突然由后方传过来。虽然字条上的字迹潦草,但写信人的焦急仍然清晰无违地显现出来,字条写着:「致众议员,Vernon Gosney和 Monica Bagby,在此希望先生能带我们逃离琼斯镇。」

里奥·瑞恩看到这张纸条时,便意识到一场政治赌博已经开了局。

究竟他应该如何回应这张纸条?视而不见是其中一个选择,但自问良心容许吗?如果答应送纸条来的人的要求,虽说可以带来更大的政治成就,但要如何把那些离教者运走却是另一个难题,偷偷地运走?抑或直接向吉姆开口?毕竟,环顾四周,这里每一个他们称为「红旅(red brigade)」的守卫都配备重型枪械,发生冲突时可不是开玩笑。

那天晚上,里奥·瑞恩和其他政府官员一起睡在琼斯镇的宿舍里,整晚都在思索如何决择。最后临天光前,里奥选择了一个最高风险,但又有机会拯救最多信徒的方案:公开向吉姆挑战,承诺会带走琼斯镇内任何想走的人。

由事后的结果看来,里奥无疑在这场政治豪赌中输掉了,而输掉的代价只有一个:
          他们的性命。

「叛教者」

第二天早上,朝阳投射下第一道阳光时,里奥·瑞恩在没有知立会吉姆的情况下,径自走到天幕广场,在900多名信徒前宣传,他愿意带走任何愿意返回美国的信徒。虽然吉姆一早预计过里奥带走信徒的可能性,但当那名该死的政客用那把虚伪得令人作呕的声线用麦克风说出来时,一团熊熊烈火仍然由吉姆胸口的深处涌起。

你他妈的同我立即滚出这里!吉姆很想抓住里奥的喉咙如雷怒吼,但可惜他不能,太多记者在场了。更糟糕的是,他在入村时对信徒承诺过「谁人都有离开这里的自由。」,如果他现在气急败坏地冲出来阻止他们,无疑只会惹来更多信徒讨厌,这真的是作茧自缚,自取其祸啊!

有11名比较清醒的信徒几乎想也不想便接受了里奥的「议案」。最讽刺的是,这11名信徒当中负责带头那位的男子叫Joe Wilson。他是琼斯镇的保安主管,亦即是所有洗脑行动和施加酷刑的负责人。

0_1460949650313_12494688_491164471077530_5445397771009182472_n.jpg

太阳悬挂头顶正上方时,更多的信徒走上前,请求里奥带他们回美国,当中包括Parks 和Bogue两大家庭。当吉姆的养子Johnny尝试劝阻他们离开时,Parks 毫不留情地拒绝他:「门也没有,这里根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劳改营。」

就像倒下来的骨牌般,琼斯镇的情况已经一发不可收拾,愈来愈多人走向里奥,请求他带他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吉姆·琼斯终于按捺不住,命令红旅抓起那些「叛徒」的亲人或好朋友,威迫他们用广播系统,公开羞辱他们企图离开的亲人,希望有阻吓效果。里奥也不甘示弱,拿出Vernon Gosney和Monica Bagby昨晚给的纸条公开示众。

就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吉姆·琼斯同意里奥可以带走所有叛教者,但一定要立刻离开,不能在镇内「妖言惑众」。里奥也很欣然答应吉姆的提案,命助手立即准备额外的飞机,好运送离开的信徒。

那一刻,里奥·瑞恩以为自己在这场政治豪赌已经赢了,临走前还圆滑地留一句:「我会在报告写这里是一片美丽的地方。」但他万料不到,躲藏在吉姆那张强颜欢笑的脸容背后的不只是深深的恨意⋯⋯

还有浓浓的杀意。

「大自杀前的大屠杀」

很快,一辆大翻斗车便到达琼斯镇,把随行人员和大部分离教者运到机场,里奥和德怀尔则则为了避免还有教徒想离开,而留在后头等待下一班车。临走前,吉姆·琼斯的左右手Larry Layton主动要求加入离教者阵营。纵使很多离教者一早警告过里察:「他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但里察最后还是答应Larry的加入。

在翻斗车离开琼斯镇不久,吉姆及其爪牙就已经急不可耐,对里察.瑞恩伸出死亡毒手。一名叫Don Ujara Sly的狂热信徒突然由人群堆中冲出,挥舞着手中的利刃,边跑边跑吼叫地冲向里奥·瑞恩。眼见刀刃逼近自己的颈子,里奥·瑞恩一时反应不过,呆呆地站在原地,身体不能动弹。幸好里奥身旁的助理和部分离教者及时挺身而出,飞身扑往袭击者,把他制服在地上,里察才侥幸逃过一劫。

里察在行动前虽有想过吉姆会发烂渣,甚至扣押他们,但从来没有想过他真的会下杀手,更没有想过是在众目睽睽下进行。突如其来的死亡威胁使他脑海顿时一片混乱,不能作出决策。相对之下,在国外驻守见惯风雨的德怀尔仍然头脑清醒,果断地命人截停翻斗车,立即回来接载里察去机场,总之愈早离开琼斯镇愈好。

但他们始终没有想过,吉姆早已在终点设下死亡陷阱,誓要所有激怒他的人命丧南美。

美国政府原本只安排了一艘19人客机Twin Otter接载里奥等人,但由于突然多了一伙离教者,于是又临时加多了一艘6人小型飞机Cessna。里奥·瑞恩及其助手、察里·德怀尔、NBC记者们、部分离教者及其家属被安排坐在Twin Otter,Larry则和剩余的离教者则乘搭Cessna。由于某些原因,两部客机一直未能按时起飞,所有人都必需暴露在空旷至极的飞机场上,毫无保护。

所有人都焦急不安地等着客机起飞,害怕吉姆的追兵杀来。直到下午5时10分,小型飞机Cessna终于能顺理起飞,稍后方的Twin Otter也陆续让里奥他们办理登机手续,所有人都放下心头大石。

0_1460950989889_5439_491154837745160_3672414765730725420_n.jpg
但正当Cessna驶到机场跑道的终端时,潜伏已久的Larry突然由腰间拔出手枪,朝当初写告密纸条的Vernon Gosney和Monica Bagby连开数枪,数条鲜血泉马上由身上的弹孔喷深涌而出,场面既骇人又壮观。杀得眼红的Larry很快便把枪头指向其他吓得呆坐在座椅上的乘客,开始胡乱扫射。

砰!砰!砰!震耳欲聋的枪声在狭窄的机舱一次又一次回响着,盖过乘客的尖叫声。

幸好其中一名英勇的离教者Dale Parks奋不顾命,上前把Larry扑倒在地上,抢走手上的枪械,危机才得以解决。事后,被枪击中的Vernon Gosney和 Monica Bagby虽承受不同程度的伤势,但奇迹地没有人因而死亡⋯

或许是因为死神忙着收割里察那边人的性命吧。

在Larry在机舱内大开杀戒之际,里察等人仍然在跑道上等待上机,突如其来的枪声使他们注意力聚焦在远方的Cessna,焦虑地讨论发生什么事,没人注意到一辆连上货柜的红色拖拉车早已由跑道旁边的丛林破草而出,悄悄驶近他们。

拖拉车货柜载着的,是九位手持步枪的”红旅”。

最先注意到拖拉车的是NBC挥摄影师Bob Brown。 Bob Brown原先正拍摄乘客准备登机的画面,岂料身后突然传来重型车的车声,于是把镜头转过去一看究竟。由Bob Brown死前17秒的录影带我们可以见到,一辆重型红色拖拉车驶入画面,数名手持步枪的男人由货车跳下来。正当Bob Brown想放大镜头之际,那些男人已经朝Bob Brown的头颅连开数枪,摄影机也随即连同Bob Brown的尸体横倒在地上,影片也蓦然结束。
0_1460951437731_12885921_491155027745141_6195941545309986247_o.png
由生还者的证词得知,由货车跳下来的男人们二话不说便朝他们开枪,而且百发百中。里奥是他们头号目标。不到一分钟,这名众议员身上便长出20个大血洞,头颅被打得破烂,内脏也被打成肉糊。尸体躺在由血液、脑浆、浓液组成的浅红色大水滩上,微微抽动。

其他乘客企图由飞机的另一面逃走,但两名枪手早已绕到飞机后方,对剩下的乘客进行包围射击。步枪的枪声和乘客的尖叫声此起彼落,仿佛是一首极为病态的乐曲。当中旧金山纪事报摄影师Greg Robinson、NBC记者Don Harris和离教者Patricia Parks紧随里察的步伐,身中多枪,当场死亡。其余乘客均身受重伤,重要内脏出现严重损伤,奄奄一息。

九名枪手满意自己的杰作后,便坐上红色拖拉车疾驰而去,回到琼斯镇。一直躲在Twin Otter的机师见枪手离开后,也立即跑往Cessna小型飞机,和那里的生还者搭飞机走,抛下Twin Otter和身中多枪的伤者们在后头⋯

0_1460951775752_12806208_491155154411795_958913966473989243_n.jpg

「人民圣殿的终局」

接下来发生的事,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

当天黄昏,在里奥被人用步枪打成蜂巢后不久,吉姆·琼斯就传召镇内所有信徒到天幕广场,举行最后一次「纯白之夜」。纵使纯白之夜标榜用「民主选举」决定教会的命运,但其实吉姆在集会前便命人准备了一大缸加入了氰化物、水合氯醛麻醉药、地西洋镇定剂和车厘子果汁的混合溶液,集体自杀早已是无法挽救的终局。

你能想像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疯狂?一大班信徒轮流上台发言,用激动的声线颂赞集体自杀是多么伟大、多么美妙的事。有部分较清醒的信徒尝试劝说吉姆采用较理智的方案,例如寻求苏联的庇护,但他们的声音仿佛只是投入汹汹大海的小石,毫无回响。

不久,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红旅回到琼斯镇,士气高昂地叫着:「众议员已经被杀死了。」待吉姆听过屠杀的过程,确定里奥真的被杀死后,他再用那把具催眠能力的声线,向台下那些疯狂的信徒宣告:「红旅向他们展示了正义。」

话一落下,现场爆发出更激烈的鼓掌声和叫喊声,更多的信徒走到台上,兴奋地说自杀只会带来更大的胜利、自杀是一种义举⋯场景疯狂得吉姆不得不叫他们冷静下来,催促他们「快快去死」。

第一批自杀的是婴儿和母亲,其次是较年幼的小孩,最后轮到成年人。每位信徒,不论男女老少,排队到台下拿个小杯子,喝下小杯中的红色毒药,然后躺在地上一起死去。有部分信徒拒绝喝下毒药,但在红旅用枪枝威胁下,他们最后还是饮了。还有少部分信徒在混乱中溜到丛林,但头脑如此清晰又幸运的信徒只属于极少数。

吉姆·琼斯就像亡国的君主,四肢软瘫坐在舞台上的”宝座”,眼神复杂地俯视着台下九百多名信徒因毒药痛苦得在地上打滚,手脚痉挛般上下抽动,在痛苦中挣扎死去。曾经是属于自己的快乐王国,现在变成一个庞大的停尸间。堆积在地上的尸体像秋天的落叶般愈来愈密多,愈来愈密,最后根本看不到地面,只有尸体。

眼见最后一批喝下毒药的红旅都死得干净,吉姆在沈默中拿出腰间的手枪。对准左边太阳穴扣下板机,用子弹了结自己的一生。

0_1460951970043_1934718_491155081078469_5112239358789424478_n.jpg
当盖亚军队到达现场时,他们在吉姆的尸体找到一张纸条,写着:「我,吉姆·琼斯,宣布把银行所有财产交给USSR(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的共产党。」为整宗案件盖上一层悬念.....

根据官方数字,11月28日当天总共有918人死亡,当中276人是小孩。这数字还没加上当时驻守在盖亚首都的信徒的”同步自杀”。直到九一一之前,「人民圣殿集体自杀案」仍然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人祸"。

好啦,来到这里,小编终于写完"官方版本"了,准备好听另一个版本了吗?
一个更黑暗、更可怕的阴谋版本。

「不为人知的人民圣殿阴谋论」

纵使人民圣殿案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但围绕住它的阴谋论一直都荣绕不散,反而有愈挖愈深的迹象,种种证据都指向躲藏在琼斯镇背后的不是吉姆的一己私利,而是一个由势力庞大的组织精心策划出来的邪恶计划⋯

以下是人民圣殿一案中,最广为人知的三大疑点,大家可以比较一下它们和”官​​方版本”的差异:

1.驟增的死亡人數

集体自杀数日,美国纽约时报、时代杂志、旧金山纪事报一致引用盖亚共和国军队的官方数字,总共找到400具自杀尸体,其余500多人则逃到周围的丛林。但当美国到达现场后,媒体所报道的数字急剧上升,由408到700,700到780⋯⋯最后去到现在的900。由于死亡人数的增幅太过离谱了,惹来不少外界的猜疑,而美军的解释只有简单一句:「盖亚军不懂点数。」

即使你抱着种族主义的目光,认为南美人脑袋负责数学那一部分有缺陷,这仍然解释不了当不同人用放大镜仔细地算首天自杀现场拍到的照片时,仍然极其量只有500多具尸体?是否美军为了掩盖某些事情,而对那些躲过自杀、逃到丛林的人杀人灭口?

顺带一提,在集体自杀当天,有600多名英国步兵团Black Watch正在附近丛林进行"训练"。另外,美军派来的部队也包括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贝雷帽(Green Berets ),一支专门应对非正规战争和叛乱的部队。

0_1460952585191_12472835_491156534411657_2293116159989708541_n.jpg
2.和官方解释相异的验尸报告

如果你觉得刚才的论点太过捕风捉影,我们不妨看看法医的证词。

根据纽约时报,最初负责验尸的是盖亚共和国首席验尸官Dr. Leslie C. Mootoo及其团队。他们在自杀发生后天32小时,检验了接近100多具尸体,但他们得出的报告却非常骇人。

首先,和官方说法一样,有超过80%的死者是死于氰化物,不同的地方是,他们并不是"自愿服毒"。相反,法医在80%死者身上均找到新鲜的针孔,注射时间不会超过一日,有理由相信是毒物进入的途径。更加令人心害的是,那些针孔的位置都是在死者难以自行注射的地方,例如肩胛骨和背部。至于另外10%的死者,他们都是死于枪击,当中包括重型枪械和十字弩。

除此之外,吉姆·琼斯的死也是疑点重重。鉴证科在吉姆尸体70米以外的地方,找到他“自杀用"的枪枝。然而,70米远超于正常枪枝由自杀者脱手坠地后的距离。甚至有传言吉姆的尸体并不是真正本人。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当年Dr. Leslie C. Mootoo呈交给盖亚共和国的报告写住「只有3人确定是自杀,其余死者都是被"不明人士"谋杀。」

但美军当然不会接受这份报告。

对于盖亚共和国的验尸报告,美军发言人Schuler淡淡地说:「没有验尸的需要,死因在并不是事情重点。」当美军接手琼斯镇后,他们没有立即把尸体运回美国,或者接送家属来认领。

相反,他们拒绝所有记者和家属进入琼斯镇,任由数百具尸体暴露在热带地区潮湿又闷热的天气整整一个星期。一星期后,他们才慢条斯理叫专属验尸队过来。但那时候,尸体已经腐化得七七八八,证据都被数百万条蠕虫吃过清光,甚至连家属也无法辨认尸体。国家法医联会主席Dr.Sturmer也忍不住写公开信投诉美军处理手法。
0_1460952925315_12342820_491158324411478_5044684162391712638_n.png
3.令人战憟的生还者报告

那些在大屠杀中侥幸逃脱的生还者,无论他们当初是扮演杀手或是被害人,所说的证词也突显了当天在琼斯镇发生的惨剧并不简单。

首先是当日参与枪击的Larry Layton。 Larry Layton当日在飞机发数十枪便被制服,但没有人真正死于他枪下。纵使如此,他仍然被控涉嫌里奥·瑞恩等五人谋杀罪。 Larry Layton在庭上坚持自己没有实质杀死过任何人,不知道也不认识那九个神秘枪手,更不认为他们是人民圣殿的人。他承认自己计划过杀死那些离教者,但那九个神秘人所造成的大屠杀绝不在计划内。同样的话语,吉姆在临集体​​自杀前也说过:「我没有策划,但我知道他们会这样做。」在阴谋论者眼中,「他们」指的是美国政府。

与此同时,那些由枪击案中存活下来的人也不约而同形容那些枪手像"丧尸",机械人般走姿、欠缺情绪变化的脸孔。除此之外,根据生还者的口供,那些枪手并不是胡乱开枪,而是“有计划地杀人“。枪手除了在里奥·瑞恩和三名NBC摄制队职员胸口留下多处致命枪伤外,还刻意在他们的头颅"补刀",好像誓要他们非死不可。相对之下,枪手对其他人的伤害则没有那么致命。
顺带一提,那九名枪手的真正身份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其次是人民圣殿的外聘律师Mark Lane。 Mark Lane在集体自杀开始前,便和另一名律师Charles Garry躲进丛林,成功生还下来后。之后,Mark Lane便一直主动联络其他生还者,并把他们的回忆编辑成书。

那些曾经在琼斯镇待上数个月的生还者说,琼斯镇的实际运作没有想像中"那么平等“。吉姆有一批"特别信徒",他们可以携带武器和金钱、自由进出琼斯镇、主要负责纪律、管理和惩罚等工作,从来不用劳动工作,更重要的会,他们清一色都是白人男人。而事实上,当日在集体自杀中死掉的人有超过90%是女人,80%是黑人。 Mark Lane也说当天逃过集体自杀后,躲在丛林的数十小时,不时也听到远方传来枪声和人们的尖叫声。

以上情况不免让人联想起在70、80年代,美国白人歧视黑人问题仍然严重,有不少针对黑人种族灭绝的阴谋论也因此萌生,例如「爱滋病阴谋论」和「马丁路德金被杀阴谋论」。

但最让Mark Lane心寒的是,那些不是由"官方途径“逃离琼斯镇的人,很多都不得善终。例如Jeannie和Al Mills在公开宣布正在撰写一本关于吉姆的书后,其尸首被人在数天后发现。另一名生还者也在家门被无名枪手袭击,胸口中多枪而身亡。每个由琼斯镇活下来的人要么离奇暴毙,要么被扯上各种犯罪而蹲监牢,真相却都随他们离去而石沈大海⋯⋯

0_1460953278945_12670878_491158481078129_5306782807044678635_n.jpg

「无所不在的洗脑营?」

上述提及的只是人民圣殿案的疑点,但这些疑点又导向怎样的惊天阴谋呢?
这就不得不提到「MK-Ultra计划」。
0_1460953535850_12418069_491158564411454_1091007011079099546_n.jpg

这里要强调MK-Ultra计划并不只是”阴谋论”那么简单,而是确切存在于历史的洗脑计划。计划于1953年开始,1973年终止,历时20年,由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一手策划。在1975被负责调查水门事件的丘奇委员会(Church Committee)揭发。可惜的是,大部分文件早于1973年计划结束时被CIA下令销毁,但仍然有超过20000份文件于1975年外泄。

MK-Ultra计划目的是研究如何透过注射药物、催眠潜意识、电击脑袋和酷刑来对人类进行洗脑(美其名曰”行为修正”),以产生”超级士兵”和”超级间谍”。然而,整个计划最恐怖的地方不是目的,而是CIA如何进行这些”实验”。

有大量官方文件显示,CIA曾经在美国和加拿大非法捉拿市民进行实验,或是在他们不知情情况下沦为实验对象,使他们精神永久受损,出现重度失忆、焦虑、恐慌等症状,严重更有人因而死亡。

当中“实验方式”包括:以医生处方名义,长期对多名运动员和歌手喂食LSD迷幻药;在公众场合(重要会议或演说)的食物加入不同药物,观察被下药者在人群面前的自制能力;对精神病人谎称是最新治疗方法,强迫他们进食LSD百多日,或利用药物使患者陷入长期昏迷,之后再播放洗脑录音带;在电视广告中植入暗示讯息,又称为「阈下广告」⋯

大家不要忘记以上只是”已证实”的少数实验项目,还有更多更匪夷所思的一早被CIA销毁得一干二净⋯

0_1460953712694_1495478_491159264411384_9016197912681244020_n.jpg

但究竟MKUltra计划和人民圣殿有什么关系?

在集体自杀后第二天,盖亚共和国军队在琼斯镇搜出大批硫喷妥钠(吐真剂)、哌替啶(镇痛药)、水合氯醛(催眠药),三种CID最常用的洗脑药物。更加夸张的是,其药物份量足以够对20万人洗脑一整年,但全个琼斯镇只有900多人,为什么吉姆要用上那么多药物?更加重要的是,他又是从哪里获得这些药物?

如果我们把以上线索和之前提及的三大疑点联结起来,一幅惨无人道、恐怖至极的景象便会活现在我们眼前:

琼斯镇根本不是什么乌托邦社会主义计划,而是一个以宗教作为掩饰,实际由白人来操控的大型洗脑集中营,每天进行各重集体洗脑实验和药物测试。所谓的”走难”根本是事先安排好,把”实验品”和外界隔绝起来的实验步骤。 ”信徒”也像实验室的白老鼠般,随时能用完即弃。当有公众人物企图揭穿真相时,便用「集体自杀」和「邪教杀人」之名来清理实验室。

有研究琼斯镇事件的阴谋者提出进一步的解释:吉姆的琼斯镇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世界上可能存在住很多个”琼斯镇”。

离琼斯镇四十多公里,有一个叫Hilltown的小镇。由另一名叫Rabbi Hill的邪教教主,带领8000多名来黑人信徒由美国飞到盖亚建立出来。其理念同样以歪曲圣经作为根基,使信徒深信自己是以色列后裔,在镇内大搞个人崇拜。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1960年,一个有恋童癖背景的德国邪教教主Paul Schäfer,以「农业计划」的名义,带领大批信徒由德国飞到智利,在与世隔绝的深山建立了一个叫” Colonia Dignidad”的”社会主义乌托邦,或者应该说一个被电网和坦克包围的集中营。

0_1460953998233_12512758_491158731078104_518981383348124463_n.jpg

更加令人寒心的是,有证据显示当期时在菲律宾、牙买加等较落后的国家也埋藏了不少”琼斯镇”。其架构和琼斯镇一模一样,以宗教名义行事、白人作邪教教主、信徒都是黑人或社会低层人士、城镇地点都是到落后国家、过着与世隔绝的秘密生活⋯

所以究竟人民圣殿事件是单纯的邪教事件?还是由政府精心策划的阴谋呢?我们不知道,真相永远迷失在黑暗和光明之间。

「后话:“阴谋论“和"现实世界"的斗争」

0_1460954100191_12512668_491159104411400_100476309035514596_n.jpg
每逢社会发生大事时,我们总可以由身边的人对事件的评论,简单地把他们分成两种人。第一种人总是拒绝巧合和偶尔的存在,常常说:「世事又点会咁简单啊,好多野你唔知。」另一种人则不太喜欢深究事情,喜欢淡淡地说:「你谂多左啦,懒系特别咁。」通常后者都是「社会主流」,而前者则被眨成「阴谋论者(又名阴毛捻)」。

根据维基百科定义,我们常常说的「阴谋论」通常指对某一社会事件的“特别解释”,而这些“特别解释”又通常指控某集团(可以己证实或未知)在背后操控所有事态的发展,以谋取集团的损人利己的目的,并运用共庞大势力捏造各种虚假的“公开解释”来蒙蔽公众,例如「爱滋病病毒是美国政府/世界卫生组织/光明会/共济会/无良药厂为了控制人口/对黑人种族灭绝/赚大钱买楼,而在实验室制造人工病毒/捏造出来的谎言。」

阴谋论在现今社会真的无处不在。由政治事件的背后操纵者,到外星人究竟有否绑架了我们,阴谋论的影子一直充斥住无论日常生活、抑或是未知的科幻国度。但不论阴谋论的真伪,那些相信阴谋论的人通常都被“主流社会”标签为低智商/神经病/混饭吃/游手好闲/偏激。
如果大家有留意,小编很少谈及阴谋论。这并不是小编害怕被人标签为阴毛捻,而是本身对阴谋论有一种很纠结的感情,况且阴谋论本身也是很复杂的东西。

一方面,小编很喜欢所有古灵精怪的知识,由都市传说、犯罪网络、魔法宗教,当然也包括阴谋论。另一方面,小编其实满「Yeah Science, Bitch」。小编很喜欢看科普书籍和杂志,脑神经科学和生物社会学是小编的最爱。纵使听起来这是很怪异的组合,但小编大部分时候都处理得很好。唯独阴谋论这方面,因为它们打从根底鄙视对方。

首先看看阴谋论的世界,其实阴谋论的世界没有外行人想像中那么“捕风捉影",例如对共济会和光明会的描述,很多都有充分的历史文献、证人口供、相片。当然,我们不可以否认某些人的确太过疯狂,败坏了行界的名声,例如作假证据、内容太离地、或变态得见到人家身上有个三角形,就说他是神秘组织派来。

我们再看看另一面,科学界破解阴谋论的确有很一套,例如Colin Evans的著作“A Question of Evidence”就用法医科学详细地解释了裹尸布的真伪,和剔除甘迺迪遇刺案第三方射击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不少科学书籍也尝试透过认知心理学,解剖为什么人类会热爱阴谋论,例如社会地位较低的人没有机会了解实际权力运作,所以沉醉阴谋论以填补缺口;人们天性偏好为复杂事情寻找简单的答案。又有社会学家说阴谋论是满足社会情绪宣泄的一种社会需求。

对于前者的科学破谬,小编很感满意。至于后者的”分析阴谋论者本身”,小编则抱持质疑的态度。

因为那些对阴谋论者的科学分析的大前题已经是”阴谋论都是假的,相信它们的人都没有经过逻辑分析”,但他们没有把”阴谋论是真的,人们相信是基于理性思考”这一可能性纳入分析范围内。而事实上,历史上不少曾经备受嘲笑的阴谋论后来都证实是真有其事。

除了本篇提及的MKUltra外,直到上世纪60年代,黑手党(Mafia)都只是民间流传的”阴谋论”来。如果你在1960前对人说有一个犯罪组织势力庞大得足以渗入议会、混入政府、和CIA合作,人们会嘲笑你太异想天开了,那些什么社会压力理论通通都会套在你身上。相同情况也发生在当年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在这种情况下,小编很难认同那些认为相信阴谋论的人都是社会底层或心理偏向这种带偏见的科学论调。

所以在这个难辨真假的世界,我们应如何看待阴谋论呢?

即使你不相信外星人和神秘组织,这一问题也与你攸关。因为在这个年代,阴谋论不只是超自然的话题,同时也充斥住政治、金融、经济等”现实领域”。相信大家对那些「XXX收了钱办事」、「XX想搞砸我国经济」等阴谋论也不会感到陌生,所以如何看待阴谋论是我们每人必需思索的问题,而非某个怪奇作家的成长烦脑。

小编在这里不妨用一个较激端的例子。设身处地想像一下,假如你身处在琼斯镇,每天面对住吉姆的压迫和洗脑,你当然会想逃出去,但你始终不敢确定美军的狙击手是否躲在丛林中,等你一逃出村庄便杀死你,或者根本吉姆和美军是盟友(而且事后证明好似是真的)。面对各种阴谋和未知,究竟你应得如何是好?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或者除了独立思考外,有时候我们还需要大胆行事,摆脱环境给你的选择,和别人施加于你身上我期望,把思考出来的想法付诸行动,为自己度身订造一个”选择”。这种做法不保证你一定能成功脱险,但总比琼斯镇的居民坐以待毙,任人摆布,要么等待毒药的到来,要么吃下迎头而来的狙击弹好。

最后由 BlueBlue_Master 编辑

0_1460955203770_12993409_499957240198253_7444638040961617955_n.jpg
:bubble_funny: 表示完全看不懂鸟哥这个图片是什么意思

@ArturiaPendragon :bubble_funny: 射鸟射鸟?

@1234blueblue 嗯,雖然感覺這名字有點怪怪的

@ArturiaPendragon :bubble_funny: 愚人节的事情啊

GCD容忍不了邪教
更容忍不了这种邪教
GCD的党员都是具有多管闲事优良品德的人类
以及举报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 9
    帖子
  • 5654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