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思想其实没有你想像般难洗脑 (1) 人民圣殿阴谋论 上篇 --恐懼鳥 Scary Bird

:bubble_funny:
0_1460860962684_20160330105514.png
我想说的是,有部分国内(大陆)都认为朝鲜战争是韩国先发起,朝鲜被迫反击,而且是试图入侵中国的战争...(我感觉我说出了不应该说的...):bubble_spray:
反正那些兔杂想什么,咱们无从得知,国外都是坏人这种想法罢了
作者:恐懼鳥 Scary Bird
Link:Facebook


你的思想其實沒有你想像般難洗腦 (1) 人民聖殿陰謀論 上篇

「写在洗脑黑科学之前」
时间返回五年前,那时侯小编还在小西湾区某弱鸡中学上高中。在旧制AL课程(高中课程),全港中学生都要修读一科叫中化(中国文化)的科目,而科目内容不外乎什么五伦、仁义礼智、重和平、讲人情味…要读这些不太认同的东西无疑是一件很令人痛苦的事,特别当你份考卷超过40%都取决于它们时。

小编不是说这些东西“不正确”,但比较乐意说它“不全面”。就在暗网络和表网络的关系,大约由初中开始,小编便认为我们经常对洋鬼子推荐的“儒家文化”、“孔子观“只不过是程式的“表层”,真正掌管整个运行的“裹层”却是一些更黑暗、但又更厉害的东西…

是对人性的看透和对人心的操控。

谈起中国文化,我们往往只想起儒家和道家,但忽略了“权术、计谋、潜规则”在文化占的比例。爱国诗人屈原投河、精忠报国岳飞等故事故然有文化代表性,但伪君子王莽改朝换代、朱元璋滥杀开国功臣、李世民杀兄弟夺位、武昭仪杀亲女除政敌等等君臣相斫、父子相残、兄弟相戮、夫妇相夺、尸骨成山、尔虞我诈的故事也反映了不少“传纯特质“,甚至更贴近我们的生活。

当西方马基维利在1532年傻呼呼地写出“君王论(The Prince)“时,我们已经有无数书籍教授如何观言察色、投其所好、顺势而行、因时适变、分化敌人、掌控人心,较出名的例子有“鬼谷子兵法“和”荣枯鉴“,还没有算上那些只会口头相授的”潜规则“。我们要学生学习中国文化时,岂能忽略这些首屈一指的“国粹”?

你觉得太夸张吧?但更夸张的“国技”还在后头

众所周知,我们现今很多常用的词语其实都是“外来语”来,亦即是由外国语借来的字,例如粉丝(fans)、逻辑(logic)、卡通(cartoon)。但要数词语是我们反过来传到外国而且被普及使用就真的少之又少…

唯独“洗脑(brainwash)”一词例外。

1952年,韩战正打得如火如荼,。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军队为夺取在朝鲜半岛的话事权,发动冷战开始后第一场的大规模「热战」。在二战中获得最大胜利果实的美国及其盟国误以为韩战会是一场轻易而举的战争,很快便可把红色势力赶出朝鲜半岛。然而,很快中美便陷入血流成河的拉锯战。但最让西方国家觉得惊讶的是,除了人海战术外,红色中国还拥有一种极其神秘的黑技术,让他们在情报战中无往而不利。

关于这种神秘黑技术的记载最早出现在一1952年5月16日,美国空军第三轰炸部飞行员Kennth L Enoch和John S Quinn在一次任务中被轰落首次现身在北京广播电台,并发布了一段让所有西方情报组傻眼的声明:「我被迫成为美国好战分的工具…对中国义勇军犯下可怕的罪行。」

数个月后,另一名被抓的英国战俘也发明类似的声明:「中国人是很友善和和平的民族⋯这是一场不公义丢的战争⋯⋯」在韩战期间,愈来愈多西方战俘发表有违他们国家信仰,大赞他们原先痛恨的社会主义的广播。有英国大兵甚至曾经说中国士兵因为太关心敌人的福祉,让子弹飞过敌人头顶,才不会伤害他们。

当然你会想如果有人虐打你一番,之后再用枪口指住你的头颅要你说母猪会生羊宝宝,你也不敢反抗。但实情是当韩战结束后,那些数以百计曾经发表那些公开广播的战俘陆续回国,相关情报组立即对他们进行检查,惊讶地发现他们除了有些精神恍惚外,身上没有任何长期虐待的痕迹,他们是真心相信自己在广播时说的话。

更加奇怪的是,更有超过50名战俘在战后拒绝回国,坚持长住在中国,即使在家乡的妻儿父母焦虑地等待着他们回家。另一方面,在那些己回国的士兵里,也被情报组揭发不少早己成为红色特务,为别国效力,情况严重得让情报组一额冷汗。

对于士兵被思想改造的状况,精于囚犯审讯的英国军情报MI19,和刚成立两年的美国中情局CIA无一不感到惊讶。屌你老母,红色中国研发左唛鬼技术?纵使西方当时心理科学已经遥遥领先中国,但审问犯人技术仍然停留在只懂施加酷刑的阶段。酷刑可以成功逼供,但只会使敌人痛恨你,绝对不会喜欢你,更加不会改变原先信仰。但中共却仿似有一双神奇的魔术手,能重灌任何一个人的思想,把他们"再教育"成属于自己的傀儡。对于任何政府来说,这是多么令人心寒又多么吸引的技术啊!

于是,英国军情处和中情局传召国内最出色的心理学家,各自解构(你不是天真得认为他们会联手吧?)红色中国这种神秘技术。他们搜集那些被释放的俘虏的回忆,并询问那些脱离中国的前/不忠诚党员。

最后他们发现中国发明了一种特别的心理制约技巧,透过精密计算过的极端酬赏和惩罚去改造那些不忠诚党员和外敌的思想。对受害人施压并不只为了令他们痛苦,而是让他们在极端痛苦中产生一种「移情作用」,反过来对施压者产生像亲人般感情,最后变成被施压者拼命地讨好施压者的诡异境况。不久,一名美国记者Edward Hunt在香港采访一名前中国囚犯时,终于得知这种技术的名称⋯⋯

「洗脑(xi-nao/brainwash)」

在约略领会洗脑的原理后,美国中情局开始急起直追,投放极大资源全力研究这种任何政府梦寐以求的技术,在国外战场和自家国土设立多间「安全屋」,非法捉拿平民、罪犯、流浪汉、嫖客进行一次又一次酷刑般洗脑实验。而本系列会就近代多宗洗脑案件分析其科学技巧和手法,它们有的只是都市传说,有的却是真实黑历史。而小编要今天和大家介绍的洗脑案件将会涉及近代最大规模的邪教集体自杀案⋯⋯

「人民圣殿阴谋论(People Temple Conspiracy)」

(注:本文所有指的「洗脑」不是宣传、文化和教育那种软性思想灌输,而是硬生生改造一个人的思想黑技术。)
(小注: Long Time No See也是由中文「好久不见」转译)

「序:Bad End」

「我失败了。」男子颓然坐在舞台上的木椅,喃喃自语说:「什么都没了。」

男子年约四十岁,面容憔悴,头发黑白夹杂,凹陷的脸颊因中风而局部瘫痪,疲惫的双眼亦都出现白内障的症状,瘦骨嶙峋的身躯挂上一套宽大的西装,由台下看起来像副穿上衣服的骷髅骨。

闷热的天幕广场人满为患,汗流夹背的人群臂贴臂地互相紧靠住,无论男女老幼都挂着一张既忧伤又狂热的奇怪面容。他们当中大多数是黑人,其余是为数不多的白人。但不论种族,每人的眼睛也注视住台上的男人,那名他们曾经称为「父亲」或「吉姆父亲」的男人,那名曾经许诺给他们天堂,现在却要他们落地狱的男人。

「当那些人到达这里时,他们会杀掉我们的孩子、折磨我们的同胞、虐待我们的老人,我们绝对不能容许这些事情发生。」这个叫吉姆·琼斯(Jim Jones)用他曾经每天朗诵圣经经文的雄厚声线,呼唤他的门徒陪伴他一起进行"革命自杀":「你可以对历史说,你选择自己的道路,拒绝向资本主义低头,以支持社会主义。」

听到教主集体自杀的提醒,平日再服从的信徒也溅起零星的反对声音。有数个信徒提议可以投身苏联的怀抱,但随即惹来在准备毒药的制药师反驳说:「我们不如漂亮地解脱罢。」,并伴随大部分信徒的掌声。

另一方面,吉姆·琼斯也没有打算给信徒们犹豫的机会,一大群手持步枪的"亲卫队"已经走近群众,用枪头指住迷茫的信徒的头颅。
首先被自杀的是婴儿和其母亲。在介乎自愿与被逼之间,一个又一个母亲拿着载有鲜红色毒药的小杯,亲手喂进自己怀里小婴儿的小嘴,然后自己再喝下杯中剩下的红色毒药。

「带着尊严地死去,带着尊严地躺下,不要心怀愤怒和恐惧。」吉姆·琼斯声嘶力竭地吼叫道,用骇人的谎言恐吓他的信众,仿佛为整场集体自杀的配上恐怖背景音乐。

「我不理会你们之后听到多少尖叫声,我不理会你们的尖叫声有多烦闷⋯⋯死一亿次总比十天现在的生活好。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将有什么下场,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将有什么下场,你会很欣然自己在今天晚上死去。」

红色毒药大约需时五至十分钟才会毒发身亡。毒药已经在第一批喝下毒药的母爱和孩子发挥作用,母婴在父亲面前发出临死前的惨叫声。
母婴临死前的惨叫声像打在头颅的锤子惊醒了部分信徒,驱使他们悄悄地逃走。纵使如此,仍然有大批信徒像耳朵聋掉了般,神情呆滞地排着队,喝下致命的血色毒药。

人们此起彼落的尖叫声像悬崖下的海浪般慢慢叠加,愈来愈激烈,愈来愈汹涌。起初在天幕广场只有零星的惨叫声,然后变成数十人的惨叫声和和哭喊声,接着是数百人的惨叫声、哭喊声、和挣扎声⋯⋯

最后整个天幕广场又只剩下九百多人的惨叫声。

人民圣殿

人民圣殿

人民圣殿

「出埃及记」

究竟什么事逼使吉姆·琼斯和900多名信徒走上自杀之路?当初吉姆又是如何带领人民圣殿崛起?他们又为何沦落到在南美小国的避难营?这要回到30年前的美国印第安纳州⋯⋯
吉姆·琼斯

在1953年,年约22岁的吉姆·琼斯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创立了一个叫「人民圣殿」的小教会,后来1965年又就迁都于加州洛杉矶。人民圣殿的教义很离经叛道,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基督教原教主义强行结合起来,目标是把美国成为一个「使徒社会主义国家」,远偏离所有正纯基督教会的思想。

但由于战后的美国出现信仰真空期,各种新时代运动、魔法组织、异国神教、邪教等远别于传统宗教的组织纷纷在美国各州分崛起,当中又以加州最为严重。全盛时期的加州可同时有多达300至400异教,例如心灵会(Psychiana)和银色军团(Sliver Legion of America),所以人民圣殿在一堆怪诞组织中真的一点也不显眼。

我们甚至可进一步说表面的人民圣殿比很多宗教团体也来得「正派」。吉姆·琼斯在加州各城镇设置免费饭堂、日间托儿所、老年人诊所及提供其它社会服务,使人民圣殿获得不少加州基层人士的支持和敬拜。

另一方面,有别于其他邪教,人民圣殿耐人寻味地获得不少政治人民的支持,经常出席他们的宴会和会议,例如当时旧金山市长George Moscone和美国副总统Walter Mondale也是吉姆的好友。当然,吉姆也会以所有人民圣殿信徒作为回报。

在种种因素下,人民圣殿急速发展,在异教堆中脱颖而出。到1970年初时,完全忠诚的信徒已经多达一千多人。

吉姆·琼斯的野心也随人民圣殿势力的扩张展露出来,开始在他的教会推行「造神计划」。吉姆·琼斯首先在布道会宣称自己是神的化身,前身是释迦牟尼、耶稣基督和列宁,创立了佛教、基督教和社会主义。吉姆·琼斯为了证明自己是「圣子」,举办多场「治疗神会」,连同数个也立心不良的干部假扮成癌症病人,并用生鸡肝扮成癌细胞肿瘤,夹手演出一场「圣子吉姆如何由濒死病人身上抽出癌肿瘤」的好戏,骗过不少欠缺医学常识的信徒。

什么?这些如此荒谬的东西竟然有人相信?你可能会这样说,但事实的确如此。人民圣殿的信徒占大多数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非膂美国人,每天也饱受白人种族主义折磨和凌虐,过着无助和绝望的生活。如果你给食物一个饥饿的人,他便会跟踪你。同样道理,如果你给希望一个心灵饥饿的人,他也会不问是非地对你效忠,更何况吉姆两样都有给他们。

0_1460863457785_201604171121.jpg
但好景不常,人民圣殿触目的行为开始惹来主流媒体的关注,随之而来的是记者们的质疑和攻击。 1977年,吉姆·琼斯由隐藏渠道得知一篇采访人民圣殿前干部的文章即将刊登,内容涉及多宗吉姆·琼斯的指控,包括和政治人物的联系、走私贩卖、诈骗手法、虐打离教成员⋯⋯

吉姆·琼斯深知文章一给自己信徒知道,势必出现大规模退教潮,多年心血也会毁于一旦。于是他动员所有人力物力,在报章刊登前一晚把包下数辆飞机,把数以百计的信徒运到位于南美洲盖亚那共和国(guyana)的乌托邦小镇—琼斯镇(jonestwon)⋯ ⋯

亦都为所有恶梦打开序幕。

「烏托邦?人間煉獄?」

任何形式对乌托邦的追求只会酿成无法挽救的灾难。小编是这样认为。

人性是与生俱来地自私、贪婪且具侵略性,虽然美德是存在,但却像草原上的苇子靠不住。一个良好的社会应该透过健全的制度让每个人的私欲互相制衡,法律和政策应成诱因把人们的私欲化成正向的输出,而不是透过抽象的道德原则或人们飘忽不定的善意来支撑,但偏偏类似的念头往往吸引了不少理想主义者的追求。

早在1973年,吉姆·琼斯己和数名核心干部商讨「出埃及方案」。一旦警方或传媒对人民圣殿采取行动,他们都可第一时间连同大批信徒迁离美国,在外面世界建立他们的「乌托邦」。吉姆起初提议到加拿大最北部,或大西洋上的小岛(例如巴贝多和千里达)落脚。

但最终吉姆还是选择了位于南美北部的小国盖亚那共和国。主要原因是那里信奉行社会主义、多黑人聚居、更加重要的是当时美国政府影响力还未伸到那里。

经过多次协商,吉姆·琼斯答应盖亚政府以交付一笔庞大的租金,和协助毒品和军火走私到美国,以换取一块距离市中心200多公里,面积约3000英亩的烂地。那块烂地的环境非常恶劣,没有干净的食水源,也没有肥沃的土地。即使是早己习惯恶劣环境的盖亚国人也极不愿意接近那里,但吉姆·琼斯反而认为这些有助建立他的「神的国度」,并用自己的姓取其名为琼斯镇。

0_1460863707011_upload-66fc0cbf-ac03-45de-9b4e-957babf62423

在1976年至1977年期间,纵使吉姆·琼斯一直身处在美国,但早己有多达500名信徒搬迁到琼斯镇,投身称为「人民圣殿农业计划」的建村工程。到1977年夏天,在媒体的穷追猛打下,吉姆带同其余500多名信徒半夜逃到盖亚共和国,城镇人口一下子上升至1000多人,要数十人共住一间小屋,不少人被逼睡在屋外,食物也出现短缺问题。

起初,纵使琼斯镇环境不太理想,但人民圣殿的信徒始终抱怀无穷的希望,认为吉姆的来临会为村庄带来团结和智慧,让他们将在这片废土建立人类首个「乌托邦」。

为什么天堂不可能出现在现世上呢?吉姆教主可是神子来的!

「我相信我们会是最纯洁的社会主义。」吉姆的老婆marceline如此说:「我们会全力以赴实施社会主义,消除所有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完全遵从社会主义地活下去。」不论marceline的身分是如何,但这的确是当时大部分人民圣殿信徒的心声。

0_1460863963054_201604171131.jpg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吉姆并不像圣人般带来希望,而是像魔鬼撒旦般把炼狱直接搬到来人间。

由1977年吉姆·琼斯入村到1978年人民圣殿集体自杀,吉姆·琼斯统治了琼斯镇接近两年。在这两年期间,吉姆·琼斯并没有遵从圣经的教诲,为琼斯镇带来公义和和平。取而代次,他借鉴了远在北韩金氏家族的恐怖统治,将一连串灭绝人性的洗脑技巧套用在一直尊敬自己的信徒身上,使他们成为失去人性的傀儡,琼斯镇也很快变成一个庞大的洗脑实验工场。

为了方便解剖吉姆·琼斯的洗脑技术,小编下文将采用列点方式描述这两年间发生的种种:

第一步:离间关系,与世隔绝,让信徒孤立无援

毕竟吉姆·琼斯要洗脑的对象有接近一千人,绝对不能强行来,所以他采取了循递渐进的方式。吉姆一踏入琼斯镇,便借用宿房不足为籍口,强行拆开那里数百户的家庭,男女分开住宿,成人和小孩也不能同住,宿与宿之间严禁交流。和最亲近的家人失去联系,再加上来到与世隔绝的热带雨林,一股强烈的陌生感和不安笼罩在每一个信徒身上。当一个人处于完全陌生的环境时,他会倾向跟随大队,而不敢独立思考或反抗。这里指的「大队」说穿了其实就是吉姆·琼斯自己。

但吉姆·琼斯并不满足于此,他企图要信徒间切断所有亲情、爱情、友情的关系,让所有信徒效忠于自己。他决定首先从小孩子入手。吉姆只准信徒在晚上一、两小时和自己的孩子对话,其余时间完全禁止接触。其次,他要求所有孩子把他当作为生父,只准称呼为"爸爸"或"父亲",后来这套原则也套用在所有成年信徒上。更恐怕的是,吉姆要求所有儿女和配偶公开批斗自己的爱侣和父母,说出最憎恨的话语,让他们互相憎恨。

在确定每个人都失去所有良好的关系后,吉姆·琼斯要求他们专注在唯一剩下的关系上,亦即是和自己的关系。他甚至毫无廉耻地宣称「除了吉姆·琼斯,所有男人都是同性恋。」,意指不论男女,他们唯一恋爱的对象只可以是吉姆·琼斯。这种近乎病态的自恋让人不寒而栗。
0_1460864167839_upload-564175bc-4587-4cd2-91f8-4980b0fd0c86
第二步:制造不存在的敌人、散播不实的谣言

散播带恐慌的谣言是吉姆最拿手的把戏。在吉姆进琼斯镇那一天,他便装作宽容对所有信徒说:「谁人都有离开这里的自由。」,但同一时间,他又想尽办法不让信徒离开。

吉姆在公开场合不断说美军和CIA特务一直在村庄外森林徘徊,只要缉到逃出的人便会立即枪毙。在私底下,他又命令干部散播恐怖谣言,说他们教会还在美国时,曾经有女信徒在驾车时因为"负能量的想法",所以便被一辆货车撞死了。

另外,还有四父子因为曾经讨论过离教问题,隔天便被火车夹成肉饼。听起来这些谣言很无稽?但当你身处在一个洗脑隔离营时,再荒谬的想法也有不少人相信呢。

第三步:强制思想灌输

任何完整的洗脑都离不开直接灌输这一步骤。那些把所有儿童教育的内容变成个人崇拜的老掉牙技俩不用多说,小编想说两个比较特别的强制思想灌输技巧。

首先,吉姆·琼斯在琼斯镇每处角落也装置了广播器,每天除了睡眠的6小时外,其余18小时都在无间断地广播吉姆自制的"新闻节目"。这里所指的新闻节目其实是不断嘲讽美国,赞扬金氏家族、辛巴威独裁者罗伯·穆加比的洗脑节目罢了。这种透过无间断直接噪音轰炸的洗脑方式是非常低劣,但当使用在疲累的人们时却非常有效。

其次,据说当初荷里活(好莱坞,Hollywood)是由一群魔法师和占卜师成立,后来之所以改投电影业,是因为他们相信「电影是一种全新的法术」,而吉姆·琼斯明显地很同意这一点。因为整个琼斯镇的唯一娱乐就是看电影,而这些电影当然全都经吉姆"精挑细选",当中大部分都是苏联制的电影,偶尔也会有资本阵营出产的电影,例如The Parallax View和State of Siege。

每星期的电影会结束后,吉姆会在所有信徒面前解析电影带出什么"良好社会主义讯息",并点名要求信徒发表观后感。据逃出大自杀的生还者说如果有信徒对电影表现得兴致索然,或不明白电影的"正确讯息",吉姆都会鲜有地勃然大怒,展露出稀有的愤怒表情。

第四步:体力剥削,瓦解你的意志

体力剥削,一种最常被人忽略,略异常关键的洗脑方式。一个人体力耗尽时,亦都是他意志力全失、心灵护城墙塌陷的时候。环顾现在社会,不少公司(例如xx建身中心)也深明此道,吉姆只不过把原理再放大十倍。

在琼斯镇,不论男女老幼,每天都需要做苦工超过十一小时,中间只有半小时休息,南美潮湿灾热的天气使得苦工变得更加艰难,害得不少信徒患上瘟疫。还不要忘记当他们在辛苦工作时,旁边还有占姆的二十四小时洗脑广播。

另一方面,不知道吉姆有意无意,琼斯镇每天提供给信徒的食粮食不果腹,只有豆菜和饭,肉和蛋类极之稀有。人在饥饿和疲劳交集下会变得特别脆弱和敏感,这不是什么艰深生物知识,但洗脑者却巧妙地利用这点,达到心理操纵目的。

在每天十一小时工作后,接下来还有八小时的"正确思想学习课程",课程内容主要是劣改版圣经研究,和吉姆的个人崇拜。
这种密集式生活模式除了让信徒没有空闲时间反抗外,另外当信徒们都精疲力尽,独立思考能力也会随之消失,脑袋内负责分析外来资讯的心理守卫也停止运作,使得吉姆更容易在晚间的教育把荒谬思想塞进信徒脑袋里。

第五步:不用流血的恐怖酷刑

洗脑的精妙在于「棒子与胡萝卜」。在使用上述比较「软性洗脑方式」的同时,「硬性的惩罚」也必需存在,两者缺一不可。吉姆·琼斯拥有一队只效忠于自己的「纠察队」。为数五十多人、手持步枪的纠察队不分日夜在镇上巡逻,捉拿任何企图逃走的人和执行吉姆的法律。
但这些纠察队极其量只是守卫用途,并没有真正惩罚作用。吉姆·琼斯心知如果强推监狱和死刑,只会惹来信徙反抗,于是他用狡猾的脑袋想出一种看似较温和,实际上却异常残忍的酷刑方式。

他命人用夹板制造了数个密不透光的木箱,木箱大小只能勉强塞入一个成人,而且不能伸展关节。吉姆·琼斯会把受罚者塞进木箱,封起来再埋入泥土半天至一天。这种酷刑的精妙之处在于除了让「被活埋的恐惧」折磨受罚者外,当我们人类五官"闲置"得太久时,例如长期处于黑暗却不能动弹、或完全接收不到外界的刺激,脑袋便会自动产生「一连串随机幻觉」,例如在黑暗中跳舞的大白兔、浮出来的人脸、辛辣的气味⋯⋯让受罚者被自身产生出来的幻觉精神折磨得不似人形。

所以小编经常和别人说,死刑和体罚是一种很野蛮、阻吓力低、甚至便宜了罪犯的惩罚方法,真正恐怖的是不用受罚者流血,却让他精神彻底地崩溃,余生在恐惧中过活的惩罚方式。

顺带一提,那些由木箱由走出来的人的惩罚并未完结。据照吉姆·琼斯的说法,他们还需要「特别照顾」,这里指的「特别照顾」指定时接受多种药物注射,包括氯丙嗪、德美罗、硫喷妥钠等镇定剂和安眠药。

0_1460864741850_upload-15706a35-ef19-4ddc-baf5-d5ca1e2b6fff

最后一步:屡次进行集体催眠,让信徒对自杀习以为常

要解释吉姆如何诱使近千名信徒和他一起服毒自杀,要回到稍早1977年9月。

在1977年9月,由琼斯镇逃出的前人民圣殿前信徒Stoen氏夫妇入禀盖亚共和国法庭,要求吉姆归还他们被扣押在村子的五岁儿子John,最后法院虽判Stoen氏夫妇败诉,但要求吉姆前来法庭接受保护性拘留。

此一判决大大触动了吉姆的神经,惊觉盖亚共和国并不是想像般安全。就在当天晚上,吉姆自编自导了一场假的狙击枪案,说服信徒相信在丛森埋伏了一堆CIA狙击手和"资本猪",等着要他们的命,借此假惺惺地哀求他们为了自己性命着想,不要再想逃走的事。由于人民圣殿的信徒大多数是黑人,而他们的精神领袖马丁·路德金也是疑似被美国政府枪杀,所以很多人都相信吉姆的说词。

但吉姆并不满足于此,法庭的事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南美的国度被美国政府搞砸是迟早的事,但他可以怎样面对?他宁死都不想自己被押入法庭,把大半生的心血(主要由坏事构成)被法官和场外的记者联手摧毁。于是,他想出了一个有史以来、闻所未闻的活动⋯⋯

「纯白之夜(White Night)」

究竟纯白之夜是什么来?简单来说,就是死亡游戏版假民主选举。吉姆会给四个选择所有信徒进行公投:1) 逃到更深的丛林 2) 逃到苏联的怀抱 3)先发制人攻击丛林里美军 4)⋯⋯

执行「革命自杀(Revolutionary Suicide)」

要搞慬所谓的「革命自杀」,不得不看以下这位由集体自杀逃出的生还者的一段话:

「所有人,包括小孩,排成一直线去拿取一小杯红色液体。我们被告知那杯是有毒液体,在45分钟内必死无疑,之后命令我们立刻喝下它。我们理所当然跟随吉姆的命令,照饮无议。当时候到了,我们"理论上"都死掉时,吉姆便会对我们解释这只不过是一次"忠诚测试",但警告如果那日真的来到,我们必须亲手了结自己。」

换句话说,所谓的纯白之夜就是「集体自杀演习」。

纯白之夜一共进行了六次,当中至少两次都是进行「革命自杀」。吉姆·琼斯这招何其狡猾且高明,利用演习让信徒习惯上集体自杀。所以据说真正大自杀那一天来临时,不少信徒也误以为只是另一场「忠诚测试」,而傻呼呼地喝下真正的红色毒药「氰化物」,45分钟后全身上下细胞都因缺氧窒息而死亡。

纯白之夜另一个巧妙之处是吉姆·琼斯并没有直接下命令叫信徒自杀,而是透过假选举产生的"反映出集体意向的结果",形成一股"虚假的群体压力"施加在早已被洗去自我的信徒身上,逼使他们日后"自愿地被自杀"。

「上篇小结 : 为什么小编要写这篇文章?」

为什么小编经常强调人要时刻练习面对恐惧?因为如果我们不操控自己的恐惧,别人就用恐惧来操控我们。

曾经有一个美国心理学家在其网志如此评论人民圣殿自杀事件:「很惊讶今时今日很多人还未曾听过琼斯镇事件。」琼斯镇事件是一宗很典型的集体洗脑案,很值得借此警扬市民各种洗脑招数,但可惜无论是政府或是媒体都很少深入报道。这就是小编决定写这一主题的原因,希望透过让大家明白洗脑招数而避开他们。

如果大家发现身边类似的组织施行类似的招数,小编并不是叫你立即和他们正面断绝往来,因为很多心理学家都尴尬地承认,任何宗教团体、政治组织和制服团体都或多或少运用以上洗脑技巧,但最紧要的是时刻保持独立思考,尽力吸收各方面的资讯,在关系时刻懂得及时抽身,及不要做违犯自己良心的事便好了。

在下一章,我们继续探讨人民圣殿集体自杀案,看看这个计时炸弹如何在一连串谋杀案中被引爆,弄成最后九百多人集体自杀,最后更加会探讨美国中情局CIA如何躲在幕后,影响琼斯镇的运作,甚至有人说琼斯镇只不过是更庞大的洗脑计划的一部分,所以大家敬请留意了。

(小编注:相信大家都会好奇为什么吉姆琼斯很少提及同属共产阵营的中国。那是因为1970年代是中苏决裂,转而亲近美国的时期,所以在吉姆琼斯眼中当时的中国不太"社会主义"而鄙视它。)

最后由 BlueBlue_Master 编辑

本来从facebook转发过来一次,可惜论坛因为数据库问题更换数据库,重新发了遍

听说恐怖鸟改名为射鸟射鸟了?

  • 3
    帖子
  • 3294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