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母体的数据错乱(4): 平行宇宙 --恐懼鳥 SCARY BIRD

作者: 恐懼鳥 SCARY BIRD
Facebook

:bubble_sinister: 属于转载,如果你进行转载也请著名 恐惧鸟 (大佬!)


來自母體的數據錯亂(四): 平行宇宙

爱因斯坦说:「上帝不和我们的世界玩掷骰子。」

波耳说:「别跟上帝说他该做什么!」

时间是1954年,地点是东京国际机场。为了方便讲述接下来的奇异事件,小编需要你幻想一名海关人员,男女老幼没有关系,只要你喜欢就好了。为了再方便多点,我们不妨叫那名海关人员做深川铃(如果你坚持那名海关是男,就叫南佳也)。
这天东京国际机场一日以往人潮如鲫,入境大厅喧闹忙碌,深川铃隶属的入境部门被源源不绝的游客弄得焦头烂额。深川铃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口中不断吐出陈腔滥调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来日本?」、「有没有带违禁品?」),但灵魂实早飞得九霄云外,反正那个年代还没有恐怖分子,来的都只是平凡游客,随手盖个入境印章在护照上就好了,可以有什么差错呢?
就在此时,一本奇怪的绿色小簿突然出现在她的柜台。
这本绿色小簿像一巴掌打过来般,让深川铃从游魂状态中倏然惊醒过来。什么⋯⋯?这是什么国家?深川铃纳闷地想。虽然她只有数年工作经验,但都足以让她学慬分辨世界各地的护照。然而她手上这本写着「TAURED(陶瑞德国)」的护照,不要说没有见过,甚至连听也没有听过。
她抬起头狐疑地望向眼前的男子。那名男子是一名年约中年的白人,穿着一套剪裁合宜的西装,怎样看也是一名平凡的生意人。就像所有旅客般,他的表情虽然不耐烦,又不至于惊慌,仿佛他认为自己成功过关是理所当然的事。
太诡异了⋯⋯深川铃按下藏在柜台下的按钮,于是一帮海关人员便立即把那神秘男子带进不远处的审问室。
于是,错愕的海关官员开始审问这名错愕的男子。那名白人男子的母语是法文,却操得一口流利的日文。他开始愤愤不平抱怨说他多年来在日本和欧洲间公干,从未遇上那么无礼的事。

—先生,我们明白你的不满,但问题在于你本护照。
—什么?我的护照有什么问题?—我们恐怕⋯⋯没有听过这个国家。
—什么?你们的脑袋被原子弹炸坏了吗?陶瑞德国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了!
—那么你可以指出它在世界地图哪处?
—为什么你们这幅世界地图那么奇怪?是中世纪的货色吗?应该在这位置⋯⋯

那名男子指出一个位于法国和西班牙之间,叫「安道尔亲王国(Principality of Andorra)」的小国。

—先生,这不是开玩笑。我们怀疑你伪造证件。
—我说你们闹着玩才对!你看看!每一页都有我一直出入日本和欧洲各国的海关盖章,这可以造假的吗?
那名男子再由口袋掏出一叠银行支票簿、驾照证、身份证。每一样上头都印上「陶瑞德国」的国徽,海关官还察觉到上面有隐形防伪标志。

—有人可以告诉我这你奶奶的什么一回事吗?
房内所有人默不出声,只剩下一阵不祥的沈默。负责审问的海关官意识到这问题已经超出他们能力范围,于是打电话给东京的警局,要求特别警察前来,并命令两名海关职员押送陌生客到附近一间酒店房内,在门外守候直到特警来到。
数小时后,当数名特警赶到酒店打开居室时,却发现那名男子早已人间燕发,不留一点随身物,只留下空荡荡的客房。最让他们困扰的是,酒店房位于大厦的15楼,只有一道狭窄的窗户。他除非懂得穿墙飞天,否则没有可能逃走。
自此之后,再没有人听过那名男子的下落,也没有人知道究竟陶瑞德国是否存在。或者应该说即使它真的存在,也只能在平行时空上存在⋯⋯

0_1474857002504_14039889_550446968482613_4702991339833954874_n.jpg

「夏威夷观星记」

所以我说凝望夜空太久会死人,真的没有骗你。

还记得前阵子看过一套科幻小说《银河便车指南》,入面写到一个做全视野涡流的机械,它保证能把任何一个正常人瞬间弄成疯子,秘诀在于机器中有一张大得惊人的宇宙全图,宇宙全图上面则有一个小得离谱的箭头标着:「你在这里」。小编一直以为那个故事是夸大,直到那次在夏威夷观星的经历后,我就知道那作者所描述的没假。

大约在个半前,亦即是书展前一星期,小编和朋友(和阿拉斯加游记同一人)因为抓到了张特价机票,于是便临急临忙去夏威夷旅游。那次的旅程主要是美女与海滩,两人驾着车在不同海滩浮潜畅泳。就在旅程尾声的一个晚上,我们驾车进入美国国家公园,穿过九曲十三弯的蜿蜒山路,来到一座死火山的山顶。

0_1474863857028_14102129_550449221815721_1956656397639926618_n.jpg

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原本较低的山腰位置还是很多人,不知为何一上到山顶就变得不见人烟。山顶的气温异常寒冷,寒风呼呼地吹,当我们在山底还是打赤膊时,上到山竟然穿了两件大褛还是不断哆嗦。我们走出车厢,四望张下只有荒野,和更多的荒野。手电下尽是奇形怪状的红色岩石,还有数株异常巨大的热带植物散布岩石间,仿佛我们来到的是火星表面,而不是蓝色星球的小岛上。

我们找了一处比较平坦的乾地落脚,朋友在不远处拍照,而小编则坐在一块大岩石上观望星空。小编虽然有露营的习惯,但发誓从未见过天空如此多星星。夜空变成一块浩瀚浓稠的黑布,而点缀这块黑布则是无数颗明亮的星点,它们汇聚成一道乳白色的银河带,浅浅的银河带横跨整块黑布,场面让人叹为观止。

听起来很梦幻很美丽啊?但老实说,小编当时可是吓得半死。

为什么小编会这么害怕?让小编打个比方,就像犯罪数据般,如果我对你说全球每年有超过490,000名市民死于谋杀,你可能不会有任何感觉。但如果你闭上眼睛,用你的左半球仔细想每一个受害人死亡时痛楚,每一个受害人原来的生活是如此美好,却突然被一个杀人犯弄得什么也没了,只有永恒的黑暗,然后把这种落寞放大490,000倍,你就会发现现实是多么可怕。

所以现在让我们认真看待一下眼前这幅银河图。纵使从地球看来,每颗繁星看似像幼沙般细微,但实际上每颗星都是离比地球好大好几千万倍的星系,里头有数以亿计的星球,每颗星球都有独一无二的环境:由钻石构成的星球;会下岩石雨的星球;被燃烧冰覆盖的星球⋯⋯我们的地球比起它们连细沙也不如,更不用说在地球像寄生虫般生存的我们。你能想像吗?

「三种平行宇宙理论」

然而,这只是对我们宇宙“很初步的描述”。

根据宇宙学原理,我们眼这个浩瀚无根的宇宙只能叫“可观测宇宙”,而这“可观测宇宙”只占整“真正的宇宙”很少一部分。这是由于宇宙在一直在膨胀,再加上光速是固定,使得宇宙过于遥远的区域从大爆炸以来所发的光线根本未有足够的时间抵达地球,所以我们便无法观测它们。至于“可观测以外宇宙”究竟是怎么?它实际有多大?我们所知的其实不多。

有科学家利用数学模块推论,由于这片未知空间的宇宙物理常数和我们的相同,所以很大机会有「另一个有生命的星球」存在,但居住在那里的生物的粒子成分和我们的未必相同罢了,例如我们的身体主要由碳原子构成,而它们的可能是硅原子。在最极端的情况,“可观测以外的宇宙”甚至有「另一个地球」的存在,里头有一个「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分身」。

这是第一种平行宇宙理论
0_1474864713787_14064097_550447501815893_6860128336473835466_n.jpg

第二种平行宇宙理论是根据「泡沫宇宙理论」。根据该理论,我们宇宙的诞生是从另一个宇宙的“量子泡沫”中萌生出来。这些量子泡沫在随机的空间和时间点产生,微小的量子泡沫可能膨胀一会儿就破裂消失,但偶尔有些泡沫膨胀时间得很长,长得足以形成另一个宇宙。

0_1474864974516_14124463_550447651815878_4523095028505481850_o.jpg

换句话说,“真正的宇宙”就像一片大海,我们身处的宇宙就像大海里的一个小气泡,但这片大海还有很多很多很多气泡同时存在,而这些很多很多很多气泡还会萌芽出很多很多很多气泡,每一个气泡就代表一个全新的宇宙,因此便有了大得难以想像的多元宇宙出现。

这类型平行宇宙的物理定律和我们大致相同,但物理常数(例如气体常数、引力常数)却可以有大差别。而这些差别足以产生像《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的疯狂无序的世界。你想像到在我们这个“正常的世界”外,还有数千万个“疯狂宇宙”等着我们吗?

这是第二种平行宇宙理论。

至于最后一种平行宇宙理论,亦都是动漫小说最常见的一种,就是量子力学的「多世界注释」。要解释量子力学的平行宇宙,最通俗的做法莫过于用「薛丁格的猫(schrödinger's cat)」做例子。

0_1474876802422_14051678_550448345149142_3219860347372725679_n.jpg

「薛丁格的猫」是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提出的一个思想实验。在这个思想实验,假设一只猫(可以是加菲猫、吉蒂猫或布丁狗)被关在一个封闭的盒子,入面有一台駁住放射性物质的盖革计数器。这些放射性物质发生原子衰变的机率为50%;假若衰变事件发生了,盖革计数管会放电并打破一个装有氰化氢的烧瓶,导致吉蒂猫马上翘鞭子;假若没有发生衰变事件,则吉蒂猫仍旧存活,可以继续出周边产品骗钱。

由于原子衰变发生是随机,所以如果我们一日不打开盒子,吉蒂猫会处于生存与死亡的叠加状态(波函数)。但如果我们打开盒子,让盒子和环境发生相互作用,那么既生又死的波函数便会立即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波函数,一个是死猫的波函数,另一个是活猫的波函数。简单来说,就是分裂出两个宇宙。

更有趣的是,每一个宇宙都像别的宇宙一样真实和客观。生活在每一个宇宙的人都会口口声声说他们的宇宙才是真正,而其他平行宇宙则是想像和容观。

这是第三种平行宇宙理论,亦都是我们今天的主角。

平行宇宙狂想曲」

你或者会问既然平行宇宙是可能存在,那么我们可以在它们之间穿梭吗?

答案是:「可以」。

以第一、二种平行宇宙理论为例,要穿梭到那类平行宇宙其实只是时间和空间的问题。近年科学家纷纷提出各种星际旅游的假想方案,例如利用暗能量稳定虫洞、建立一个婴儿宇宙、制作超光速推进器⋯⋯或者像《银河便车指南》中,直接控制测不准原理来跳跃到别的星际空间。(根据量子理论,你是“可以”突然“啉”一声在卧室消失,然后又“啪”一声瞬间转移到火星,只是机率问题,而那艘飞船透过控制该机率来飞行)

以上的方案都是物理定律许可,是我们现今的科技和经济不许可罢了。你可以做美国总统吗?可以,只是你的脑袋和样子不容许罢了。

0_1474877190464_14051729_550451295148847_5564566870179515445_n.jpg

至于穿梭第三种平行宇宙,它的困难性比前两者还高。虽说所有可能世界和我们共同存在,而且就充满住我们的卧室,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这是由于一旦两个波函数去相干,彼此不再同相,就不能再叠合。

诺贝尔奖得主史蒂文·温柏加就用了一个简单(且合符人类语言)的比喻:他把量子平行宇宙比喻成无线电波。我们大气中虽然有几百个不同频谱的无线电波,但我们收音机仍然每次只能播放一个电台,你明白了吗?

但是,小编不知道史蒂文是有心或无意,因为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收音机的确可以同时听到两个电台⋯⋯

我们的世界亦可和别的世界重叠。

纵使历史书不会记载,但民间流传关于平行宇宙的传说实在多不胜数,例如小编在写曼德拉效应时(The Mandela Effect),便提到一个人无意中闯入了一个披头四没有解散的平行宇宙。在文章首段提及的「陶瑞德国」也是另外一个平行时空的经典传说。

更加有趣的是,陶瑞德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平行宇宙的国家传说」。在1851年的勃兰登堡,德国警察盘问一名行迹可疑、随街游荡的男子。那名男子自称Joseph Vorin,来至一个叫「拉萨尼亚(Laxaria)」的国家,而那个国家在一块叫「萨克尔(Sakria)」的大陆上!那些警察当然听得一头雾水啦!因为这些地方根本不在我们地球出现过。但传说来到这里便结束,至于那名男子下落如何,则没有记载。

0_1474877773151_14102461_550451978482112_4586008442095416215_n.jpg
另一宗案件发生在1905年,巴黎巡警在街头拘捕了一名偷面包的小混混。但当巡警盘问那名小偷时,却发现他不会说法文。更加正确的说法,他说的语言根本未曾有人听过!于是巡警把他押到警局再作调查。

经过永无止境的盘问,警察们才隐约明白眼前这名神秘男子来自一个叫「利沙比亚(Lizbia)」的国家。然而,这对揭开男子的身份毫无帮助,因为根本没有人听过这个鬼地方!有警员估计那名男子指的会否是「里斯本(Lisbon)」,并找来一名葡萄牙翻译员,但始终陷入死胡同。最后在无可奈可的情况下,警察们唯有放走那名男子,那名男子在之后亦都没有再在巴黎出现过。

这些都市传说除了听起来令人觉得惊奇外,还带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假若平行宇宙真的存在,那么他们的世界观会是怎样?国家地理会怎样分配?文化语言有什么分别?你要知道一宗历史事件再微小的差别都可以带来大相迳庭的结果。

科幻小说《高堡奇人》探讨的正是这个可能性。在这本书中,作者描写了一个在我们眼中匪夷所思的世界,那个世界因为美国总统罗斯福被暗杀,确立了美国孤立主义,引致最后被日本和纳粹德国瓜分成三块的下场,军国主义和种族主对成为主流思想。更加讽刺的是,故事中有人写了一本被禁的科幻小说叫「沈重的蚱蜢」,里头讲述“假如”纳粹德国战败,世界将会如何美好和自由的景象。

(顺带一提,有迪斯尼阴暗论措大英雄天团(big hero 6)的故事设定便是在二战后,由大日本统治美国的平行宇宙)

当然,单凭小说家的幻想并不足以满足我们对平行宇宙的好奇心,而且关于平行宇宙的都市传说也不只有陶瑞德国和拉萨尼亚,以下这宗「加大安敦峡谷案(Gadianton Canyon)」便告诉大家平行宇宙可以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

0_1474878612118_14138723_550452545148722_4047215191342635535_o.jpg

加大安敦峡谷位于美国犹他州艾昂县以北,在埃斯卡兰特沙漠旁边,连接56号公路,全长大约9英里。加大安敦峡谷并不是一般的峡谷,那里的岩石高大得史前巨人,岩石颜色像鲜血般火红,形状如癫痫病人般狂乱,凹陷的表面看似一张张狰狞的脸容。这些可怕的雕像紧贴在公路两旁,形成一幅可怕的油画。

在案件发生前,加大安敦峡谷一带已经以闹鬼闻名。根据摩门之书(The Book of Mormon)的记载,这区域居住了一群可怕的盗贼,叫加大安敦盗贼(Gadianton Robbers)。他们在耶稣降世前已经盘据在这山谷一带,以打劫路过的商队为生。他们会骑着古怪的马匹由陡峭的岩壁直冲下落,杀人一个操手不及。纵使这传说已经是好几百年的事,但居住在附近一带的原住民相信那群盗贼仍然徘徊四周,而且那里的确持续发生神秘失踪案,不论是私家车或货车。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四名路经此地的女大学生身上。由于保障四名受害人隐私,她们的名字早已被官方抹去,但为了方便接下来的描述,我们随便安排四个名字给她们:凯莉、莎曼珊、夏绿蒂、米兰达(有人猜到她们是出至那套美剧?)。凯莉和莎曼珊是姐妹关系,夏绿蒂是她们的表妹,米兰达则是莎曼珊的朋友。四人同样在南犹他大学上学。
那天晚上,四人在皮奥奇看完牛仔比赛,正驾车返回大学宿舍。那年是1972,当时的大学宿舍还是很保守,会实施门禁,特别是女生宿舍,所以四人份外匆忙,希望在晚上12点前赶回宿舍。
她们踏上56号公路时已经十点钟,夜色笼罩大地。负责驾驶的凯莉原本沿着明亮的主要干道行驶,但当驶到分叉路口时,女性的直觉(一种害人的玩意)突然对她说穿过沙漠好像能更快返回宿舍,于是毅然把车转左,驶进这片没有街灯,漆黑一片的神秘峡谷里。
车上另外三人对于驶进这条闹鬼公路没有异议,因为她们正忙于叽哩呱啦讨论那个男同学较好这一世纪问题上,而且可以较快返回宿舍,何乐而不为呢?对于公路两旁那些愈逼愈近,甚至高得遮盖天际的怪物岩石,她们好像丝毫没有留意。
突然,凯莉觉得车前的环境好像有点不妥,车前灯反射的光比数分钟明亮。仔细一下,惊讶地发现原本盖上沥青的黑色公路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一条平滑洁白的水泥路。再抬头一望,峡谷奇形怪状的岩石也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庄稼地和松树森,远方干涸的河床也变成一潭清的澈湖水,映照出月亮的倒影。
四女都被车外的景色吓呆,因为艾昂县绝对没有可能有田园风景,最近的草原要到旁边县城,但那可需要至少三小时的车程。
「这里没有可能是艾昂县。」莎曼珊不耐烦地说:「你是不是走错路?」
「有可能吧。我想我们应趁早折回。」虽然凯莉口头附和,但内心打死不承认自己走错路,明明刚才只有直路一条,哪里可以出错呢?
纵使她们匆匆沿路折返,但半小时过后仍然找不回大峡谷的路,仿佛数公里的岩石群突然凭空蒸发,放眼四周只有寂静的草原,不安的气氛开始在车内曼延。
「我们天杀的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夏绿蒂声线颤抖地说。
「看看这边!那边有座建筑物!」莎曼珊指出窗外。果然在公路不远处有座明亮的建筑物。那建筑物的外型看似是一间酒馆,屋顶有一排霓虹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交缠成一幅奇怪的图画(事后才发现那是异世界文字)。
「我们不如停在那里求救?」凯莉提议,其他人点头同意。
她们把车泊在建筑物的停车场。就在她们准备下车之际,建筑物前门突然跑出数个高大的人影。她们也瞥到建筑物内好像发生一场奇怪的小骚动,人们纷纷冲到窗前,有的人在挥手,有的在拍窗,有的人在叫喊,好像很兴奋似的。但无论如何,他们议论的对象是她们四人和车子无错。
「那里看似很多人啊。」米兰达战战兢兢地说。
「不知道有没有小鲜肉呢?」莎曼珊轻笑说。
「我去问一问他们如何返回主要干道。」凯莉说,然后从皮包拿出一支口红。
明显地对于女生来说,打扮是没有危急关头与否之分。
四人静静坐在车上,望着那些由建筑物走出来的人群慢慢朝车厢走近。那些人的外貌在阴影中模糊不清,走姿也有种说不出的畸型,四人以为他们喝了酒才步履蹒跚。但当他们走到车前的灯光时,四人才惊觉自己大错特错,不约而同地尖叫起来,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那些东西绝对不是人类。
文件中没有记载那些生物的确实外貌,只知道他们虽然有人类的外型,但绝对不是人类,亦不似世上任何一种已知的生物。那一刻,四名女生才醒觉建筑物里头的「人」不是兴奋,而是恐慌和愤怒,就像她们一样。
「走啦!!!!」脸上血色尽失的夏绿蒂尖声呐喊,吓得凯莉由恐惧中惊醒过来。
凯莉马上踩尽油门,引擎发出几声怒吼,汽车疾速往前奔,马上逃离这座诡异得荒谬的神秘建筑物。凯莉把车子驶回水泥路,疯狂似极速狂奔。不久,身后那座建筑物在倒后镜中愈来愈小,最后只剩下一团光点。
但当她们以为松一口气时,数道强光突然从车后照进车厢内,弄得她们一时睁不开眼来。
凯莉从倒后镜一望,只见四辆迷你椭圆形的奇怪汽车从后赶上。那几辆汽车的外型活像脱了壳鸡蛋般洁白而平滑,而且只有三个车胎,前二后一,还有一颗大大的车头灯挂在车头前。从我们的角度来,那些汽车就像科技展里那些有钱人的玩意,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在1972年的女子眼里,它们可是怪物般的存在。
「天啊,他们追上来啦」夏绿蒂低声啜饮。
「快!快!快!快点啦!!」莎曼珊则像性高潮般叫喊。
这时时速计的指针已经挥到每小时80公里,车胎在地面摩擦时发出像怪物的尖叫声。纵使如此,那四辆银蛋车仍然轻易而举跟贴在她们车后。幸运的是,她们已经看到红色的大峡谷就在前方,路面也慢慢变回沥青路。不久,后头那四辆银蛋车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能因为劫后余生太过高兴,所以当凯莉驶进峡谷时,一不留神一头栽进干涸的河床里,车子激烈地前后摇荡,众人齐声尖叫,然后汽车便卡在河床死火。四人下车一看,原来四个车胎中有三个早已破掉,盖在车胎上的轮盖也不见了。她们再回头一看,只见刚在的道路已经变回连绵不断的大峡谷,一公里的视线内也不见任何广阔草原的迹象。
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四名饱受惊吓的女子唯有呆在车中等天光,再徒步走到主要干道找救援。最后,被饥饿、疲惫和恐慌折磨的她们终于找到一辆巡逻警车。
四名女子向巡警哭诉她们的经历,然后那名警察把她们的经历向上司汇报。案件最后交给一名叫Lundquist的女警官调查。根据那名女警官的报告,虽然没有列明那四名女生的口供是否真实,但她的确列出数项疑点证明事件并不单纯。首先,泥地上那条短短的刹车痕和车胎的摩损程度一点也不吻合。另外,丢失的轮盖无论怎样搜索也找不回。

所以究竟那四名女生是说谎,吸毒后产生幻觉,抑或真的闯进了平行宇宙,误入了一个地球不再是由人类掌控的世界?没有人知道。唯一一点确定的是,如果她们去的真的是平行宇宙,那么丢失的轮盖说不定被安放在那些奇异生物的“不可思议博物馆”呢?

「后记:世界是残酷,人类是渺小,所以呢?」

牛津大学生物学教授理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亦都是廿十世纪经典巨著《自私的基因》的作者,曾经对存在意义对有以下见解:「在以盲目的物理作用力构成的宇宙⋯⋯有些人要受伤害,另一些人会走运,从中你找不到任何规律或道理,也不存在正义。我们观察到这个我们所期待的宇宙种种特性,归根结底并不存在设计、不存在目的性、不存在恶、也不存在善,只有毫无怜悯的冷漠,确实就是这个样子。」

人们常常问小编看那么多暗网信息,会不会觉得世界很灰暗?小编通常都答不会,其实较正确的说法是让我觉得世界灰暗的不是暗网,而是世界本身。

0_1474879569119_14055149_550452728482037_8401556759603945663_n.jpg

生物学对你说我们只是一个“慬走的基因散播器”;心理学对你说人的思想可以像电脑般轻易操控;历史学对你说百万多条生命可以如草芥般轻贱死去。现在物理学和天文学联手对你说人类在宇宙其实渺小得不值一提,无论你的成就有多大,你在百亿年的宇宙眼中都不算得什么。

即使爱情小说家常借以做主题的平行宇宙,也可以道出让人感到空虚的道理:科幻小说《万千之路》便讲述有一天,一间国际公司突然发生一连串神秘自杀案。当故事主角(一名侦探)调查案件时,发现该公司成功研发了一种平行宇宙飞行器,可让人类在不同时间线间穿梭。

到结尾发现,逼使该公司的人自杀的原因,并不是平行宇宙看到什么未日般景象,而是发现在万千平行宇宙中,总有一个和你做了相反决定,却得到相同结果的世界。简单来说,例如你以为自己考进心仪的大学是因为通宵达旦的努力,但你却发现即使你日日打住机过考试,也有一个平行宇宙的结果同样是考进心仪的大学,所以你的努力和付出有什么意义?

在平行宇宙理论中,你自以为再呕心沥血所付出的努力,再聪明的决择,到最后都可以是一文不值,因为我们根本不能在宇宙中掌握自己的命运,道德也因而失去了存在意义。这就是逼使故事中员工集体自杀的原因。

小编想这就是小编看到满天星斗会害怕的原因,这也是有时候让小编彻夜难眠的原因。社会对我们灌输了很多很美好的价值观,例如正义必胜、多劳多得、生命是很重要⋯⋯但当我们仔细查验一下,却发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才是那只真正推动世界运转的「看不见的手」。在那只手之下,我们每一个人也很脆弱和渺小,我们生存的⋯⋯

是的。我们人类在宇宙眼中真的很渺小,只是数百亿年来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我们的心灵真的是电流和化学物质交互下的产物,可以轻易调改;世界真的很残酷,大部分人的下场都不会是什么快乐结局⋯⋯所以呢?

所以即使是祢老天爷也阻止不了我这一刻的快乐。

所以或者到最后世界是怎样运行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们有限的人生内,可否做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可否和重视的人快乐渡过。难道你没有听过吗?极端的感性可以战胜世界。

0_1474879903793_14067774_551004208426889_5056330531302328480_o.jpg

(这篇文章很多宇宙学的知识都是参考加来道雄的《平行宇宙》,那是本深奥但很精彩的科普书来噢):D

最后由 BlueBlue_Master 编辑

与 Set☆Fire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