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奇谈(1) 共梦理论(Mutual Dreaming Theory) --恐懼鳥 Scary Bird

恐懼鳥 Scary Bird
Link: 夢境奇談(1) 共夢理論(Mutual Dreaming Theory)
:bubble_funny: 转载恐惧鸟,facebook无法访问,论坛在大陆 (不包括中国其他地区例如香港) 打开也越来越慢了...


晚安,你好。

随便找个位子坐,给些少时间我准备。要喝热鲜奶吗?雪柜里有。老一辈的人常常说热鲜奶可以令人一夜好眠,但我自己则不太相信,每次喝那些东西只会使我一肚子气,憋得很难受。你说房间太亮?灯掣在你头顶左边。哗!不用那么暗吧,我还在找东西呢。算啦,你喜欢就好了。

给多我一点时间⋯⋯

喜欢我这个面具吗?古时日本人认为它可以用来僻邪呢,但用来衬黑西装好像有点怪?对不起,一个人住久了便会变得啰嗦。好啦,我们今晚的主题是什么?

啊!是「做梦」对吧?人老了记忆力就自然衰退,记忆就像春天的小鸟般抓也抓不住。那么我们开始前不如谈谈你自己对梦境的看法?你常做梦吗?一晚做多少梦?梦里又看到什么?

呃⋯⋯你还是有点紧张了吧?那么由我说一下梦的本质先。

我们人类平均一生有6年时间都在梦境里游荡。由于时间实在太长,所以有科学家提倡我们应把梦境视为「第二现实(The Second Reality)」。古代人对梦的看法大致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出窍论,睡眠是人的灵魂和肉身的分离,而灵魂游走过的地方和人就形成了梦,古中国人和美索不达米亚人也相信这套。

另一种是神喻论,认为梦是神给予的指示,例如古希腊人便认为如果你睡在圣殿,便可得到梦神摩耳甫斯(Morphea)给的神喻,对你说战争会在何时爆发,旱灾会持续多久。神喻论在稍后的基督教文化也占很重要的位置,雅各便是在梦中的天梯和上帝对话,耶稣出生时上帝也是用梦来引导玛利亚 。

这种「梦境一定有含意」的思维一直流传到早期心理学。大家最熟悉的佛洛伊德便认为梦境是从「本我」传来的加密讯息,当中大多数象征都是性的象征。简单说一句,你只要梦到粗长直的物体便是阳具,中空的物体便是阴道。我还记得有一个朋友错在面书说自己梦见和朋友一起拿枪打丧尸,天晓得那是什么含意。佛洛伊德的弟子荣格对梦的解释也是差之毫厘,但他认为梦除了释放本我那些令人龊龌的念头外,还有对心灵有积极的补偿作用。

但得罪讲句,现代科学已经去到怀疑「自由意志」存在与否的地步,许多研究梦境的科学家对这种近乎巫术般的解梦论已经不屑一顾。反之,他们偏好一些更能用精密逻辑解读梦境的方法,并返回最通俗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论。例如「随机活化理论(RAT)」,便把梦介定成「心理垃圾」,脑袋在睡觉时产生的剩余电波,就像你肠胃发出的咕噜声。它可能反映出你身体某些状况,例如肚子饿或消化不良,但要我们去过度解读它的声频是毫无意义,你明白这个比喻吗?

你问我自己对梦的看法?呃⋯⋯怎么说呢⋯⋯

我一向喜欢以"冷酷的实用主义者"自居,不喜欢拘泥于特定的教条上。这使得我可以一方面沉醉在神秘学知识,一方面又贪婪地吸取科学知识。我当然支持RAT论,那是我暂时阅读过最具说服力的科学解释⋯⋯呃⋯⋯啊⋯⋯但同时间⋯⋯

我可是每晚都被梦魇折磨。

恕我情绪化地说接下来的亲身经历,你千万不要觉得害怕。如果要说对做梦的看法,我可是非常深感受。几乎至我懂事那天开始,我每晚都被梦魇折磨。这句说话丝毫没有夸大。我大约由十多岁开始,便习惯12点上床睡觉,大约凌晨2时便会由第一个恶梦中惊醒过来,睡衣被冷汗弄得湿透,心脏疯狂地砰砰作响。通常我在床上转辗一会儿后便再度滑进梦境,之后大约5点再由第二个恶梦里醒过来。这种可怕的轮回通常一晚重覆一两次,偶尔状态差还会重覆三四次,好不折磨。

如果那天工作容许我睡多一觉的话,最后我会在早上9点正式醒过来。通常朝早做的梦是最恐怖和最痛苦的,不时都要我由鬼压床的状况下挣扎醒来,并伴随一堆梦境中怪物。对啊,因为实在太常鬼压床,所以我已经培养出一套应对方法了,但那些秘密还是留在心中好了。西方人常常说只要把魔法说出来就不光灵了,我相信他们的看法,我可承受不了"任何种类的风险"。

但最折腾我的是,我的梦境大多数都不似梦境。我看过别人的梦日记,大多数人的梦境都像一套荒谬、毫无逻辑可言的闹剧,但我的不同。我的梦境有固定的地点,大多数都发生在同一个无名城市里。那座无名城市有我从未在现实见过的学校、街道和商场,而且每次的城市结构也是一模一样,很有模划,偶尔见到梦中的建筑物时甚至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Deja Vu)」。

我在那座无名城市大多数时候都过着很平常的生活,可能是上学、逛街、吃饭,仿佛我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很久似的。只不过了某个位置,梦境会突然变调,各种怪物、怪人、怪事突然汹涌而出,把单调的梦境瞬间变成最可怕、最荒诞的梦魇,之后再由梦魇强行把我扯回现实世界。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多年,毫不间断,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每晚一定醒好几次。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经历是独特,但当我在网上浏览梦境资料时,便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孤独,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例如以下ClownsSuck的帖子便讲述了他常常在梦境中上的一座"灵界大学":

「容许我先介绍少许背景资料。大约自两星期前开始,我便跟从网上那些“清醒梦手册”进行练习,尝试体验清醒梦的感觉。众所周知,网上流传的清醒梦手册版本数量庞大,我几乎试尽了所有方法才成功一次清醒梦,但那一次却足以让我终生难忘。

梦境开始时,我在驾驶自己那辆老旧货车。好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梦境,直到我瞥见軚盘上的电子钟,才惊觉自己中邪了。我立即停下车来,看到自己身处在住屋附近的大街上,街道两旁所有井盖都被闪耀的紫色霓虹灯覆盖,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那些霓虹灯都是箭头状,指往同一方向,偶尔夹杂了一些神秘学符号。我跟随箭头的方向行走,发现前方霓虹灯的数量愈来愈多,鲜紫色的光慢慢环布满电话筒、围墙、邮箱⋯⋯纵使如此,周遭环境大体上仍然是我熟悉的街道。那些霓虹灯箭头带领我到城镇外一个高速公路交汇处,交汇处中间有一道零汀的金属大闸,金属大闸上头有一个宛如中世界的魔法符号。我把手放上门把上,一阵死亡感由门把流到我全身,但我仍然把大闸推开。一道长长的隧道出现在我面前,圆柱形隧道的内壁是更多的霓虹灯符号和标志。

我在陌生的隧道内行走,内心丝毫没有感到害怕。走到隧道的尽头,眼前的景色突然豁然开朗。在一大片美得震撼的草原上,一座宛如中世间城堡和科技大楼混合体的无窗建筑物矗立在其中。那座城堡是如此庞大,厅大过人类世界上任何一座已知的建筑物,单是大堂便已经有数个体育场那么大,里头挤满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走路,看着身边数以千万计的陌生人也像粒子般胡乱走动,偶尔会看到两人四目交投后停下来交谈,之后再分开各自行走。突然一个穿整齐西装的男人向我走过来,友善地问道:「你好!老友,你是第一次来到"大学(The University)"吗?」我点头答是,然后他便主动带我在大楼内四围浏览。

他向我解释大学是梦境世界其中一个"集线点",就像电脑网络般,容许全宇宙所有有意识的生物(是全宇宙,不单止地球)在发梦时来这里,进行思想交流。有时还会容许某些濒死的人在真正死亡前,把自己的意识永远留在这里作归宿地。

时间在这里仿佛再没有作用,我不知道自己确实留了在大学多久,只依稀记得自己走过数之不尽的"教室",听着不同的心灵交换住不同的故事,虽然很多在醒过来时都忘记。只记得临醒过来时,我正和一个法国男子在交谈。他对我说他会记得我我脸孔,并希望我们会在物理世界再次见面。他最后补充一句:「⋯⋯如果不是,或者我们下次再在这里相遇。」 」

听起来很奇幻?一所在梦境中的大学,容许各自不同维度的生物进行交流,但这不是此故事最令人心寒的地方。真正心寒的地方是不少网民争相说自己也曾经去过那间"大学",让我在此例举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回:

网民clouddevourer :「我数年前也有相似的梦境!我身处在一间班房,班房有很多学生和两名老师。那两名老师说这里是一座梦境大学,所有熟睡的人都会来到这里。在课堂里,我学习了一些控梦技巧,例如课室会突然灌入洪水,我们要学会在水中保持冷静。因为据老师说,只要我们一紧张便会由梦境返回物理世界。下课后,我在迷宫般大学四处游荡。正如你所说,那所大学没有任何窗户而且很多人。
但我还记得在地下大堂有一间房间,里头有很多电话。如果你想见任何人,只要想住他们来拿起电话就好了。当然,他们也一定要在睡眠状态。」

被删除的帐户:「⋯⋯我试过待在那所大学一间类似等候室的房间。那里的人都在说外星语言,电视播放的还是其他星球的节目,天啊!」
网民ilikefire8873 :「天杀的!我去过类似的大学数次,每次都同一地方而且人烟稠密,从不知道原来其他人也会去那里,但我去的不是你提及的科幻集线点,而是一座色彩鲜艳的大寺庙,有着彩虹般的七彩变幻图案。它里头的通洞像洞穴般空旷,墙壁上写满难解的文字,还有一些棺材般的外星机械把人运往别的房间。我每次都没有探索太多便醒过来,但那里是我去过能量感最强的地方。」

网民magickmarker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些年来,我常常梦见那所大学。例如有一次,我在那所大学上一个飞行课程。课室设计成一条微微向下倾钭的长走廊,走廊䤵上华丽红地毯。我们则学习如何张开手臂,在走廊上滑行。
还有一次,我走进了一间课室。课室坐了一个留了一把棕色长发的中年女人。她教导我们如何在梦境中隔空取物,但我学了很久也不能掌握窍门。我还很记得她对我说如果我真的想学习更多技能,要好好控制我的愤怒。
啊,还有一间事我想和你分享,就是看电子钟并不是辨别清醒梦的好方法,因为并不是所有清醒梦你都会找到时钟。正确方法是抓住你的鼻子,如果你还可以正常呼吸,这就表示你在梦境里⋯⋯」

但由SadGhoster87的回应来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这所大学:「我知道!我就知道那地方是真的存在!我试过进入数次,但每次都被关在门外。在我的梦境,它是一所像悬浮在黑色虚空中,被一大团橙红色的光雾包围,像城堡般存室的建筑物。我可以望到里头的人群,他们也可以望到我。但可惜的是,每当我靠近那所大学时,光雾会立刻化为光束朝我打过来,把我弄醒。」

我自己没有梦过类似的大学,所以就像我写过所有文章般,不敢在这里担保它是否存在。不要吐我槽,我知道自己说过自己常常梦见一个无名城市,但我很清楚那座城市是我自己的"物业"。即使那里常常出现很多怪人和怪事,但我内心心处很明白它们都是我的思想产物,无论是表意识还是潜意识还好,都可作一定程度的控制。为什么我这样肯定?

因为我体验过梦境"被入侵"的感觉。

偶尔在我梦中会出现一些"外来人",他们不属于我的意识,遇上时会有种硬生生"被拒绝干涉"的感觉,就像有幅无形的墙壁包围住他们。我遇过的例子有​​逝去的亲戚、骑着黑色大鸟的女人、自称学习巫术的外国妇人、给我一具婴儿尸体的黑衣男人。我不清楚他们是鬼魂、神灵或是其他东西,但每次出现他们都会对我说很多艰深难懂的话语,或带来不好的预言。

我一直对这类型的梦境不以为然,因为比起很多发生在我身上的怪异事件来看,有外人走入我的梦境真的有点微不足道。直到某天看到有网民在讨论"共享梦境(mutual dreaming)",我才想我会否在无意中公开了自己的梦境地址,或是别人骇进了我的梦境。
你说你没听过什么是「共享梦境(Mutual Dreaming)」?噢⋯⋯其实共享梦境和刚才提及的"大学"的核心思想如出一辙,就是把做梦「网络化」。

简单来说,如果用网络来比喻做梦,我们一般人睡觉像部离线电脑,理应不受第三方干扰。而ClownsSuck所描述的大学(The University)则像互联网上的公开论坛般,只要你有网址和接上网络即可前往。

至于"共享梦境",就像你公司和学校的内联网般,只有数台互相连接的电脑(即做梦者)才可接驳的梦境世界。

详细方法你离开这间房间后可以在谷歌找找看,你会发现教授如何共享梦境的网站是海量地多,甚至在面书也有不少外国群组专门让人找"共梦伙伴",组成由三至十多人不等的小圈子,一起打做一个只属于他们的梦境世界。还是不明白吗?觉得我说得不够具体?呃⋯⋯以下是网民Fsoprokon在小时候和朋友共享梦境的经历,希望你听过后更能理解共享梦境的原理⋯⋯

「 我已经记不清事件在何时发生?10岁?12岁?我不知道。只依稀记得那时候我的弟弟每晚都被梦魇缠扰,折磨得每朝都精神散慢,混混噩噩。他不断说在每晚梦里都有一只怪兽⋯⋯或者什么都好⋯⋯在追赶住他,威胁要杀死他,于是我和哥哥决定走入他的梦境帮他驱赶那些怪兽。是啊!你没有听错。我也不记得当初是谁提出的主意,或者应该问为什么我们有能力做到,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总之我们最后共享了梦境就是。

于是某天晚上,我们三人一起睡觉。其实我们三人并没有做了什么特别的事,只是闭上眼睛,一心想着共享梦境,幻想梦境的模样,但彼此没有口头交流。数分钟后,我“见到”一只长得像电影异形(alien)的怪物在我们面前摇摆它的头部。那一刻,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在我脑海蔓延,好像有人狠狠推了我的意识一下。我不知道如何用文字更具体地向你们描述,我只肯定那一定是"共享视力"的独有感觉。
我还记得在梦境里,当我和哥哥看到那只怪物后,我慌张地问他我们如何是好。我的哥哥淡定地说他正在幻想一个塞满鸡蛋的衣柜。我立刻吐槽地说我们来是帮弟弟,不是来搞乱。老实说,我不太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只隐约记得那些鸡蛋最后出奇地奏效,那只怪物成功地被我俩兄弟赶走。

当我醒过来时,看到哥哥也跟着醒来。 「你见到吗?」我兴奋地问道。 「是啊!它在摇摆头部!」他充满信心地说,好像很确定我在问什么。之后,我的弟弟真的没有​​再做恶梦了。

纵使我的经历听起来很荒唐,但以性命担保100%真人真事。这也是为什么直到我长大了一直不能成为唯物论者的主要原因,我很确定除了我们认知的物理世界外,外头一定还隐藏着更不可思议的世界。 」

纵使Fsoprokon听起来真的很难令人相信,然而,他的经历绝对不是少数。另一个网民benjibeb2001也有类似的共梦经历。

「很久很孩之前,那时我大约10岁。有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一个游乐园。那个游乐园并没有什么恐怖之处,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游乐园,只是很寂静,没有任何人罢了。我在空荡荡的游乐园闲逛了一会儿便遇上了弟弟和姐姐。我们三人之后一起走进了一间色彩缤纷的游戏房,里头有块很大很大的拼图。我不记得拼图的图案是什么,只记得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完全它,完成后便立即醒过来。

当我醒过来时,发现弟弟已经醒了,呆呆地望着我。我立即和他说刚才梦境的内容,发现他也做了相同的梦,只不过是由他视点出发。唯一真正有分别的是我们在那座梦境乐园的"起始点"。正当我寻找姐姐的身影时(我们三人睡在同一房间),原来她已经一早醒过来,在楼下看电视,但不久她也走进房间,对我们说她昨晚也做了相同的梦!

对于那时只有十多岁的我们来说,那次经历真的把我们吓傻了。直到现在,那场奇怪的梦仍然困扰住我们三姐弟⋯⋯」

嗨!你的眼睛不要左顾右盼,望着我就好了。有些东西还是不看为妙。不是你会有什么危险,只是不想破坏我们现在这种既阴暗又舒服的气氛。好啦,我们说到什么地方?对啦,那些小孩共享梦境的故事。
你可能觉得直到刚才,我所引述的故事都只发生在小猫数个人身上,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如果我说曾经有一宗共梦事件,同时发生在数千多人身上,那么你又信不信呢?

等我一下⋯⋯

你看到我手中的图片吗?这个粗眉大眼、嘴巴大大、地中海头的中年男人。老实说,我很讨厌这个男人。他那双看似和善的眼睛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好像背后隐藏了什么阴谋诡计似的,宛如变态杀手般,以至每次看到他时我都会有种不安感。但可惜我对这个男人的厌恶感在世界来说实属少数观点。相反,不少人都认为他是什么心灵导师,共同意识体,甚至神灵般存在。

说了那么多,你知道他的名字吗?他叫「"那个梦中的男人(This Man In Dream)"」

关于这个男人最早的记录出现在2006年美国纽约一所心理医生诊所。一名女病人向医生画出了这名男人的俏像,说他每晚都出现在她的梦境,劝告她要注意自己的私生活。之后在一次偶尔的机会下,另一名应诊的男病人瞥到这张绘图,并立刻大叫道这名男人也常常出现在自己梦里。

那名心理医生觉得事有蹊跷,于是把人像画副本发给其他心理医生,询问他们有没有病人也梦到相同的男人。在短短一个月,便有4名病人说这名男人不时闯入自己的梦境,同样的案件很快在一年内跃升到2000多宗。直到现在,这个数字仍然急速上升中,并扩散到全世界,柏林、德黑兰、罗马、巴黎、北京也有接到梦见这名神秘男人的个案。以下是目击者对这名男人比较典型的的描述,大家可以看到大多数内容都涉及情欲:

「我从来没有和别人建立过同性恋关系或者幻想。但我每次梦到这个男人时都和他疯狂做爱。他令我觉得很快乐、很舒服,醒来时还发现自己射了精。」

「自从我第一次梦见他,我便已经和他坠入爱河。即使我承认他长得不怎么好看,但每次出现他的甜言蜜语都令我很快乐。他会送花、送珍宝、吃晚饭、带我去沙滩看日出。」

「这名男人曾经打扮得像圣诞老人般,突然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每当他出现时,我也会开心得像个小女孩。他会对着我笑,然后头部会变得像气球般,慢慢飘上天,任凭我再努力也抓不住。」

「我梦见这名男人⋯⋯巴西人来,而且长得非常英俊,外表看来像个中学教师。他的右手有6只手指。他说如果美国有核灾难:向北走」
但并不是每个人和这个男人的相遇都是美好,有部分案例说这个男人的出现不单止令做梦者不安,甚至恐惧:

「我每次梦到这个男人时,他都出现在镜子的另一侧,沉默不言。戴着眼镜的他就这样一直紧盯着我,眼神诡异,静止不动,像座石像般令人毛骨悚然。」

「我梦见那个男人时我还只是一个10年级生。我虽然只梦见过他一次,但那一次却只以让我终生难忘。在梦境里,我被锁在一间阴暗的房间,坐在一张铁椅上,动弹不能,一台电视机放在离我只有数十米的地方。在我感到困惑之际,两名陌生、面无表情的男子蓦然穿墙而入,不断朝我拳打脚踢。我很快便由恶梦中惊醒过来,在自己房间不断尖叫,大汗淋漓。

醒来数十分钟后,我再次进入梦乡,发现自己仍然在那间阴森至极的黑房。我在梦境中不断哭泣,很害怕那两名男子再次出现。然而,他们再也没有穿墙而入,取而代之是这名中年男人出现在电视莹幕上,用那张不带感情的脸孔冷冷地盯着我,没有说话。我害怕得动弹不能,连尖叫的勇气也没有,哀求他不要伤害我。他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双手用迅雷不及耳的时速度由电视莹幕伸抓出来,用力割开我的喉咙,然后我就再次惊醒过来⋯⋯」

直到现在,这名男子的身份仍然成谜,人们对他的来历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荣格解梦理论提及的"集体潜意识"、有人说他是来自异世界的高灵、甚至有人说他是能穿梭梦境的超能力者。当然,比较合符科学的解释是他只是心理医生无意中对病人对行暗示,而产生错误记忆罢了。但无论如何,我个人来说,如果一个神秘男人能拥有如此影响别人情绪的能力,无论如何仍然值得令人心寒。

所以究竟梦境世界是否真的像网络般存在?容许我们自由和别人连结?我也不太清楚。就像所有都市传说般,我们只能相信它们的存在,但又不能说它百分之百存在。

但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关于梦境的知识,我会建议你看一看新时代运动的书借。他们对梦境很有一套独特的看法,而且很多理论都解释到我们今晚所说的内容,特别是灵魂出窍那部分,只不过有时候他们对灵性美好的执着不太适合我这些马基维利主义者的口味,嘻嘻。
时间都差不多,我要送你回家了。什么? !你说你瞥到了那个电子钟?嘻嘻,不要想太多,好吗?就让我们带着这股神秘感来完结今晚的会谈。

好啦,真的要说再见了,门在这一边,晚安。

我们或者在物理世界再聚吧。

  • 2
    帖子
  • 2969
    浏览